欢迎访问觅涯网!让我们泛一页扁舟,文海觅涯!

红鞋

  • 作者: 木叶葬礼
  • 发表于: 2021-10-08 20:27
  • 字数:5990
  • 人气:71
  • 评论:0
  • 收藏:0
  • 点赞:0
  • 分享:

红鞋
夜,寂静无声。
月,残缺,隐在半扇窗外那层薄薄的云里。
北墙上挂着两条锁链,从两个墙角斜拉下来,锁着一个女人的双手,女人贴墙挂着,已疲惫不堪,斜举着双臂,却再也无法拥抱某人,女人赤裸着身体,双腿尽量交叉,妄图遮挡一片森林,脚上那双红色的尖头高跟鞋隔外刺眼,像一件正在展出的艺术品。
一个男子同样全身裸体,仰面躺在床上,枕着双手,叠着腿,双脚悠哉悠哉的晃,某个部位软趴趴的耷拉着,像一条大虫子。
这些年,因为不能正常勃起,他先后交往过的两个女友都离他而去,说他不行。
一个男人一旦背负上“不行”这个称号,那他这辈子都休想抬起头走路!
都是因为这个贱女人,如果不是因为她,我这辈子不会过得这样艰难!
男子扭过头,老师,这样的天空,这样的夜晚,美么?
女人咬着牙骂,呸,畜牲!
男子跳下床,冲到女人面前,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女人嘲讽,有种你打死我!
男子又抽了她两个耳光,好啊,那我满足你!
女人咬牙,不再说话,倔强的瞪着他。
男子反复抽着耳光,一种虐待的快感席卷全身,这种感觉竟让他激动得发抖。
女人的嘴角溢出鲜血,男子突然顿住,看向自己突然勃起的下体,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勃起。
男子高兴得跳起,他望向女人,热切的说,看见了么,看见了么,我不是不行,我不是不行,哈哈!
他神情一转,阴惨惨的咧嘴一笑,谢谢你啊,给了我这么多年的折磨,现在,我该怎么报答你呢?
女人看着他残忍的神情,突然打了个寒颤,回想起这些天男子从绑架她到现在的所为,起初以为他是图财,但却没有要求赎金的举动,再想到图色,连自己都笑了,自己既不年轻,又谈不上漂亮,哪来的色?被囚禁的两天里,女人始终没猜出答案,直到男子买来铁链,将她扒光衣服锁在墙上,给她穿上高跟鞋,就再无动作,只是常常看着女人的脚发呆,时而痛苦,时而愤怒,时而满足,女人猜不透缘由,只好认为自己是遇到了一个报负社会的变态,除此之外,男子一直叫自己老师,也许他知道自己曾是个老师吧,但却怎么也想不出这人和自已有何瓜葛。
现在,看见男子的神情,她才真正感到恐惧,恐惧得发抖!
男子冲上去,抱起女人的双腿,架在肩膀上,女人已完全悬空,男子像一匹发疯的野兽,舔着她的小腿,下身挺进入了另一片天地,那是他多少次想进入而又无能为力的天堂啊,男子疯狂冲刺着,挥汗如雨,像一位大杀四方的领主,捍卫着自己的领土和尊严。
女人起初挣扎着,由恐惧抗拒哀求再到慢慢迎合直到完全接受,那种感受,前所未有,现在,她虚脱了。
男子站着,神情复杂的看着女人!
夜已尽,天光微亮。
女人神情复杂的看着男子,小畜牲,我要喝水。
这本是一句咒骂,可现在她说出来却像撒娇,女人愣了一下,感到有些羞耻的咬了咬下嘴唇。
男子笑了,拿起水喂她,等她喝完,趴在她耳边,现在想起我是谁了么?
女人摇头。
男子再次愤怒的给了她一耳光,那我折磨你有什么用?
水壶掉落,滚了开来,水在地上酒出一串漂亮的花。
男子颓唐的坐在床上抽烟,良久,他说,老师,像你们这样的人,总是记不起自己伤害过的人是么?
我都不认识你,又怎么会伤害你。
好,那我来帮你回忆,十年前,我十三岁,你是我的班主任,记得么,我叫薛浩。
我怎么可能记得住十年前班上的一个学生。
男子冷笑,是啊,一个不出众的学生,怎么可能记得呢?
他掐灭烟头,一步一步走到女人面前,握紧了拳头,额头青筋迸出,伸出食指用力戳着自己的胸膛。
就因为这个不出众的的学生做错了一道题,你就可以用脚踢他的生殖器么?就因为你是老师,就可以把内心的扭曲发泄到一个十三岁无辜的孩子身上是么?你是有多变态,多残忍啊?
女人下意识的看了看男人的某个部位,随即扭过头,不敢直视男子的眼神,努力回忆着。
男子低头看向女人的脚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穿上这双高跟鞋么?因为你踢我的那天,穿的就是这样的鞋,红红的颜色,尖尖的头,尖尖的鞋跟。
男子提到鞋,女人似乎想起了什么,歪着头,开始饶有意味的看着他。
男子没在意女人的神情,继续讲述他的噩梦,那天,我做错了题,站在讲台下,你站在讲台上,一脚踢在我的裤裆,我没站稳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你追过来又踢了我一脚,疼得我顺势抱住了你的小腿,你的腿很香,可是却很残忍,你挣脱了,又踢了我一脚,我蜷缩着躺在讲台的角落里,站不起来,就这么看着你那双鲜红的高跟鞋在我眼前晃,你知道那种疼到绝望的感受么?从那天开始,我撒了半个月的血尿,膀胱积了瘀血,肿的像拳头那么大,我每天都会在半夜痛醒,缩在床脚发抖,每次痛的时候你的脚都在我脑海里晃,而这一切我却不敢跟任何人说,后来慢慢的,身体不痛了,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却没想到,我的生活早已经被你毁灭了,上中学时候,他们在宿舍看黄色录像,打手枪,我却怎么也硬不起来,他们取笑我不行,给了我一个绰号叫“薛不举”,取笑后来慢慢变成羞辱,而且不分场合,你知道那种随时走在路上,全世界都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嘲笑你的感受吗?后来我上了大学,不信邪,先后找了两个女朋友,都因为这方面离开了我,你知道那种无力,那种挫败,那种对生活完全失去希望的感觉吗,我的老师?
女人冷笑,听完你的控诉,的确可怜,但你的可怜,是自找的。
男子捏紧了拳头,努力抑制住怒火,为什么?
像你这种从小就变态的家伙,活该受罪!
男子的指甲,在手心里攥出了血,他强忍着杀人的冲动,再次问道。
为什么?
躲在女厕所里偷看女老师和女同学上厕所,偷晒在天台上女同学的内衣内裤的,你敢说不是你?
男子的拳头松开,你认为是我?
不是你是谁?
你凭什么认为是我?
凭你当时脚上的那双球鞋。
男子转身,步子突然轻松,走到床前,从床下摸索了半天,拿出一本老相册,翻了许久,找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,拿到女人眼前。
是这双鞋么?
女人的瞳孔收缩,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,因为照片上有两个孩子,穿着一模一样的两双球鞋。
男子合上相册,还需要我解释么?
女人闭上眼睛,拒绝接受现实。
男子将相册塞回床下,却拿出一个鞋盒。
女人看见,那是双高跟鞋,跟自己脚上这双一模一样,红红的颜色,尖尖的头,尖尖的鞋跟,不过鞋码大了许多。
男子坐在床上,费劲的穿上那双鞋,报歉的对女人笑了笑,不好意思,这是我能买到的最大码了,你将就一下吧!
女人似乎已经猜到男子的意图,疯狂扭动着身体,徒劳想把铁链挣脱。
男子当然不会让她如愿,又从两个墙角分别扯出两条铁链来,分别锁上了她的两只脚踝,她挣扎,几次踢掉了高跟鞋,男子都会穿着高跟鞋步履笨拙的去捡回来,给她穿上,对于男子来说,没有比这双鞋更具有仪式感的东西了。
女人已完全呈一个“大”字。
多年的谜团弄清楚了,原来竟是一场误会,可这种误会,更让人愤怒,让人难以接受。
不过好在,现在终归是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。
男子走到她面前,一脸轻松,笑着问她,这几天,被限制自由的屈辱感,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赤身裸体的羞耻心,无法克制生理的无力感,你都体会到了么,老师?
女人看着他,已近乎绝望!
现在,该轮到你尝尝那种彻骨的痛了。
男子飞起一脚踢向女人的下体,女人惨叫,痛到筋挛,全身发抖。
看着女人的状态,男子满意的看了看脚上的高跟鞋,啧,穿着这样的鞋踢人,感觉果然不错,你说呢?老师!
女人痛到全身扭曲,颤抖着求饶,求你……放过……
男子没等她说完,又是一脚,呵呵,放过你?你当年怎么没想到要放过那个孩子呢?
女人再次哀嚎,手和脚在铁链锁扣里磨出了血,口齿不清的哀求,我错了……我错了,求求你……
男子愉快的摊开双手,在屋子里转着圈,仿佛在享受世上最美妙的音符,没事,我原谅你,但是你当年可是踢了我三脚,我现在怎么也得全部还给你不是么?
女人头发散乱,嘴唇咬破了皮,依旧只顾求饶!
男子走到女人面前,弯下腰竖起大拇指做了个瞄准的动作,然后跳起一脚踢了过去。
女人近乎昏厥,垂着头,咬着牙,下体溢出了鲜血,红红的血顺着大腿流进红红的鞋里,此刻她已无力发出任何声音。
男子失去兴致的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,鲜红的皮革上沾满了鲜红的血,这红色刺激使得男子又来了兴趣,捧起鞋嗅了嗅,舔了一口,鲜血的咸腥味顺着神经涌入大脑,使他再次勃起!
男子走向女人,愉快的抚摸着女人成熟的酮体,感受着许多年来从未感受过的愉悦,兴奋的蹲在她的面前,伸出舌头,残忍的品尝着从未享受过的鲜血的美味,然后,再次架起女人的双腿挺了进去。
女人仿佛觉得有一条烧红的铁棍在她撕裂的身体里搅动,却已无力反坑。
报复的快感,重拾尊严的愉悦,鲜血的刺激,使得男子更加疯狂。
他陶醉的舔食着女人腿上那快要凝固的血痂,看着那双比血更红的高跟鞋,闻着女人脚上的血和汗味,以及那淡淡的皮革味道,一步一步踏上了高潮。
月隐去,天色处在黑夜和黎明交替时的,最黑暗的时刻!
男子累了,躺在床上,神情安祥,身上沾满了女人的鲜血,像一个面带微笑的魔鬼!
女人手上的铁链已被解开,只剩一只脚还锁着,她蜷缩着躺在角落里,忍受着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折磨,黑夜里只剩她的眼睛还亮着,不眨眼的盯着床上的那个男人和床下的那双高跟鞋。此时此刻的她,多像当年缩在讲台角落的那个小男孩啊!
女人本该悔恨,因为当年若不是自己的误会,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女人的眼神却逐渐冰冷,冷彻了骨,涛天的恨意喷涌而出,男子动了动身子,换了个姿势,女人立即闭上眼睛,再次睁开时,居然换成了满眼的柔情,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,此时她宛若一个体贴的妻子正温柔的看向她的丈夫。
女人摇晃铁链,惊动男子,男子下床,走到她面前蹲下来看着她。
女人说,我冷,你能抱抱我么?
男子很?异。
女人伸手抱住了他。
男子突然手足无措。
女人吻住了他,带着血腥味的舌头钻进了他的口腔,她像一个正在狂热索吻的女友。
男子木讷的应付着。
女人抓住了他的某个部位,他又起了反应。
女人在他耳边吐气如兰,不管怎么说,是我治好了你,对么?
男子点了点头。
女人将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,这一次,你温柔一点好么。
男人冷笑,你是不是贱?
女人缠住了男子,反正都这样了,还在乎吗,现在,我是你的。
他们在床上翻滚,缠绵,男子发泄着积郁了二十多年的无穷精力,不知疲惫。
女人的下体很疼,已被男子折磨得肿胀成了个汉堡,感觉像要烂了,但她依然坚持着,迎合着,因为她在等一个机会,一个千载难逢,一举翻盘的机会。
所以任何时候,千万不能小看一个女人的决心。
男子终于倒下,像是火山喷发后的余景,他大汗淋漓的喘着粗气,女人趴在他身上,听着他的呼吸渐匀,归于平静。
女人爬起来,看着熟睡的男子,嘴角咧出一抹阴冷残忍的笑。
她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,双手握着鞋尖,用鞋跟瞄准了男子的脑袋,高高举起。
女人忍不住在心里大笑,你还真是愚蠢啊,不知道女人的鞋跟也能成为武器么?
她狠狠的砸了下去。
砰!
男子坐起来,看着被自己踹下床的女人,冷笑。
女人一脸不敢相信,却又不得不相信。
看来男人有时候并不如女人想象的那么傻。
女人抓狂,脱下自己另一只鞋,狠狠的向男人砸去。
男人伸手接住,捧到唇边吻了吻,又放在鼻子下,陶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,仿佛那只鞋的味道堪比世上最美的花。
男子下床,将那只鞋给她穿好,轻轻地抱着她的脑袋亲了一口,我刚才其实没睡着,你等一会儿再试一次吧。
女人瘫坐在地上,身心疲惫,她绝望了。
一个礼拜后,女人不再反抗,因为她已明白,反抗的后果就是受罪,夜里,她和男子如夫妻般相拥而眠,对男子的各种要求言听计从。
男子说,我帮你把脚镣去掉吧。
女人撒娇,不要,那样你就不会相信我了。
男人说,那你想就这样下去?
女人开始忏悔,这是我应得的报应,如果我以前不对你那样,你现在也不会对我这样。
男子沉默。
女人开始回忆,那时候班上有女同学跟我反映,说有人藏在厕所里偷看她上厕所,我起初并未在意,认为只是小孩子为了引起老师的注意说的慌话,可第二天我上厕所,竟然真的发现了一只趴在门缝底下偷看的眼睛,还有那双醒目且少见的白球鞋,办公室里,又有女老师反映天台晾晒的内衣,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失。随后我上课,又恰好看到你穿着那双一模一样的球鞋,才会误以为是你,想到你这么小的孩子,居然就敢做出这种事,长大了还得了,再说这种事,我料想哪怕就是问你,你也不会承认的,所以十分气愤,才踢了你,但我没想到,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影响。
男子也陷入回忆,那时候我爸妈都在外务工,常年不在家,就把我寄养在大伯家里,和他的孩子一起上学,那两双球鞋,也是他们从外地寄回来的。
女人问,那孩子后来怎样了?
坐牢。
为什么?
强奸罪。
女人嘴上感慨,要是当年我没有弄错,而且换种方式处理就好了,要是弄清楚了,还能救他,心里却在冷笑,果然,没好下场就对了。
男子察觉到了女人话里的虚伪,当即反问,那你当年为什么不对我换种方式处理呢?换种方式,说不定我们的命运就能截然不同,你也就不会有今天。
女人也察觉到了男子的情绪,于是立马使出了女人独有的杀手锏——撒娇,啊呀,你现在都对人家这样了,你还要人家怎样嘛,人家补偿你还不行么?
三个月后,女人怀孕了。
这三个月来,他们仿佛成为了一对真正的情侣,双方都不再谈及会让对方敏感的话题。
男子早已解除了对女人的人身限制,女人也弄清了当前的环境,他们是处在一间废弃的旧仓库里。
男人搬来了许多家居用品,女人也展示出了她持家贤惠的本事。
这一对曾经的仇人竟然过起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眷侣生活。
许多年来,在先后两个女友骂他废物,离开他的时候,在外流浪的时候,眼睁睁看着别的情侣你侬我侬的时候,如今的场景,是多么令人神往的梦境啊,这不就是自己长久以来,最渴求的生活么?
男子总觉得,这样普通,平凡的日子,美得太不真实!
女人躺在男子怀里,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,仰起头问,你想好给宝宝起什么名字了么?
男子说,你是老师,你起吧。
女人说,我想回老家看看。
男子想都没想便回答,可以。
女人没想到男子会同意得这么干脆,她按耐住欣喜,翻身抱住了男子,从离婚以后,我和家人就很少见面了,现在我都一年多没见到我的父母了,他们要是知道,我居然找了个比我小这么多的丈夫,说不定有多高兴呢。
男子摸了摸女人的头,什么也没说。
女人走了。
女人回来了,一同回来的,还有一队悄无声息的警察。
男子依旧坐在他们平日里温存的那张旧沙发上,好像对女人带着警察回来毫不意外。
女人趾高气扬,你还真以为我会跟你这样的废物一起生活?女人指了指四周包围的警察,你现在看看周围,没想到吧?
男子一直盯着女人的眼睛,此刻,他竟然张开双臂,淡淡的说,我还能再抱抱你么?
一名警察当即制止,不要过去,危险。
女子犹豫了,脸上的神情变换不定,她看着男子的模样,她在思考,他是不是在耍诈,可看着男子真诚期盼的眼神,她又开始怀疑自己,这一次,是不是我又错了?
女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歉意,随即,向警察致意,他不会伤害我的,否则也不会放我离开。
女人看向男子,似乎在向他征询自己的话是否属实,男子没有开口,只是依旧张开双臂,深情的望着她。
女人想到了他们这几个月的相处,咬了咬牙,还是走了过去,男子抱住了女人,他们吻在了一起。
突然,一把尖刀刺穿了女人的胸口。
警察扑了过去,已为时已晚。
一束光,透过缝隙,正好照在墙角那双鲜红的高跟鞋上。

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

  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分享

  • 打赏

粉丝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