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觅涯网!让我们泛一页扁舟,文海觅涯!

孬三张桌

  • 作者: 雏鹰2018
  • 发表于: 2019-12-20 09:54
  • 字数:13799
  • 人气:782
  • 评论:0
  • 收藏:0
  • 点赞:1
  • 分享:

273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张桌由铁匠扶着进门。
春梅迎出来,一脸嗔怪:这是上哪去了?一走这些天。
张桌:出个外差。
秋菊跑出来:受伤了?伤哪里了?让我看看。
张桌:大腿被子弹擦伤一点,没有事。
秋菊:叫我看看。
张桌:不能看,女人一看就发炎。

274、刘楼村西工地。日。
地下预制部分凝固。
塔身在地面完成焊接组装,像条巨龙躺在地上。
鬼子据掉六棵大树,扎成两个三角架叠起,有三十米高,架顶安装滑轮,三根钢索拴住塔身,越过三角架滑轮垂下。宋城宪兵队全体加皇协军特务队二百余人,扯住三根钢索,头戴安全帽的鬼子工程师鸣哨子喊口号,二百余人一齐用力,塔身被慢慢竖起。接近垂直时,左、右、后三处垂直参照点挥旗校正,至一记长鸣哨声响起,塔身定位。基座处,电焊机蜂鸣,火花飞溅,弧光闪亮,工程告罄。

275、宪兵司令部,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小川拿着电话:报告司令官,铁塔工程完成,装上霓虹灯就可以使用。哈依!(放下电话喊一声):小八郎!
小八郎推门而入:请少佐训话!
小川:铁塔工程虽然完工了,但是哨兵不能放松,一定要保持警惕,严防土八路的破坏。
小八郎一并脚跟:哈依!

276、刘楼村西,鬼子帐蓬。晚。
鬼子的大帐蓬旁边,又独立搭了座小帐蓬,为四个忍者单独居住。
炊事兵端着饭盒进入小帐蓬。
忍者:拿走!走开!
炊事兵:让你们开饭,瞪什么眼?
忍者:拿走!我们只食用兵粮丸。

277、光复街小院,堂屋。晚。
张桌踢脚蹬腿活动一下:行啦,今晚,老子就去收拾那几个头包尿布的家伙。
秋菊:腿好啦?
张桌:好啦。
春梅:千万小心,那些鬼子,就不是人,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。
张桌:他是孙悟空,老子还想当如来佛呢。
春梅:你了解他们多少?可不敢大意。
张桌:主要是玩刀,给中国人玩刀,还不是班门弄斧?武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,所谓‘年刀月棍一辈子枪’,狗日的,不过是学些入门功夫。

278、刘楼,鬼子帐蓬外。晚。
忍者练功,上步劈刀,辗转腾挪。

279、光复街小院。晚。
铁匠敲门。
春梅:有人敲门。
秋菊:这时会是谁?
张桌仔细听听:是铁匠,开门去吧。
秋菊起身去开门。
铁匠提一瓶酒进门。
张桌:二哥给我拿酒?
铁匠:兄弟的伤好了,老哥给你庆祝庆祝。再就是想听听你这边的情况,咋样?特务队还能混不?不能混趁早拔腿。
张桌:还有老子不能混的地方?
铁匠:还有个事,鬼子已经把铁塔立起来了。
张桌:啊?他奶奶的,老子伤这一场,可是误了大事。
春梅:铁匠大哥,他今晚又要出去找事,你劝劝他吧。
铁匠:他听我的吗?两个妹妹说话比我管事。
张桌:都别劝,今晚必须杀杀他们的威风。铁塔不是立起来了吗?狗日的肯定正高兴,老子得给他们添点不痛快。
铁匠:桌弟啊,劝别的你也听不进,一句话,千万小心,小心没大错。
张桌:二哥的话我记心里了。我给二哥说的事,火车站的事,二哥千万不敢忘了啊。
铁匠:往好处想,那事最好用不上。
张桌:往好处努力,作最坏打算。
秋菊:啥事?
张桌:男人的事。
春梅:不能让我们知道?
铁匠看看张桌。
张桌:女人知道了会发炎的。
铁匠:还有一点,别让他们看到你的面相了。
张桌:行啊,老子也用尿布包头。

280、宪兵司令部。晚。
周翻译:铁塔工程刚刚完工,像树起一面大旗,土八路看到肯定眼红,肯定破坏,要不要给他们加派警卫力量?
小川:已经加派了,忍者就是最好的警卫力量。
周翻译:那四个家伙,我看,只会傲慢无礼。
小川:不,你的不懂他们。自江户时代开始,忍者已成为军中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。他们系统接受忍术训练,以特殊身份从事刺杀、谍报及卫士行动,无往而不利,他们是大日本真正的武士。
周翻译点头哈腰:那是,那是,小的愚顿,小的愚顿。

281、刘楼,鬼子大帐蓬里。晚。
炊事兵:那几个怪人,给他们送点吃的,还朝我吹胡子瞪眼,不知好歹。
多田:他们,有兵粮丸充饥就行,不必管他们。
炊事兵:老吃那东西,体力上会受影响的。
多田:不会。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体重,标准的忍者,体重应在六十公斤以下。
炊事兵:为什么?
多田:便于攀登、腾跃。
炊事兵:他们一来,把暗哨也撤了,我们的安全都交给他们,行吗?
多田:放心地睡觉,有什么风吹草动,不必理会。
炊事兵:队长对他们这么放心?
多田:那是帮自信的家伙,你帮了他们,反会惹他们不高兴的。

282、刘楼村北,河套里。夜。
张桌黑布蒙面,却不再潜行,大摇大摆站在河堤上叫阵:尿布包头的家伙听着,老子来啦。
一阵轻微的衣带风响,四个忍者腾跃现身,在张桌对面一字摆开。
张桌:狗日的,轻功练的还行。咋着?是一块上还是一个一个的领死?
一忍者低吼一声:狂徒!(举刀腾飞而起)
张桌从背后拔出两根短棒跟着跃起,空中刀棒相交,火花飞溅,落地瞬间只觉横向里白光一闪,跟着肚皮一凉,已是挂彩。
张桌一步纵开大叫:吆嗨!还他娘的来真的?看老子的。(突然左棒罩顶,一记黑狗钻裆,右棒仙人指路插入敌腹。忍者剧痛,不自主弯腰。张桌侧身跃起,左手棒一记泰山压顶,忍者脑浆崩裂)
张桌站起,抖抖衣襟:行啊,能让老子挂花,你也算条汉子。
又一忍者举刀飞起。
张桌双棒相交一封,跟着平跃,上身后仰,双脚射出,实实踹在敌胸。忍者倒飞三米开外,伏地不起。张桌没容第三个忍者动起来,一个懒驴打滚抢到脚下,右棒挥出,敌人双膝立断,左棒穿花扶柳插入敌咽喉。
第四个忍者怪叫一声跃起。
张桌跟着腾空,左棒架开敌刀,右棒点向敌胸。忍者受伤倒地,张桌紧跟着扑下,落地一个倒骑驴制住忍者,双腿锁喉将敌毙于膝下。低下头亲切相问:舒服啦?还忍者,忍你奶奶个蛋!老子是骑者,男女都能骑。

283、土地庙里。夜。
脱离战场,静下心来,张桌才感到腹间剧疼,解开衣襟,发现肚皮上一条半尺长的口子。忙撕下衣襟包扎好,再用板带扎在腰间,护住伤口,在神台上躺下,长出一口气。
东方吐出鱼肚白。
画外音:天亮要去特务队应卯,回光复街已来不及,张桌索性闭目养神,先恢复一下体力。

284、刘楼村北,河套里。晨。
多田带卫兵点验战场,发现四个忍者全部倒地,不由得深叹一声:狂妄啊,是自信害了你们。
卫兵:队长,这一个还活着。
多田快步冲到一忍者跟前,探下身:你的,怎么样?什么人的干活?
忍者:腹,腹部带伤者,唉!(双腿猛地一蹬,一命乌呼)
多田:快去禀报小川少佐!
卫兵:哈依!

285、光复街小院。晨。
春梅秋菊苦等一夜,不见张桌回,两人坐立不安。
秋菊:他不会出事了吧?
春梅:我也,说不清。
秋菊:我们去找找吧?
春梅:别啦,我们出门,除了添乱。
秋菊:这,等到啥时候呀?
春梅:但愿,菩萨能保佑他平安回来。
“啪啪啪”有人急速敲门。
春梅秋菊一跃而起,拉开门,进来的却是铁匠。
铁匠进门就问:还没回来?
春梅:一夜没回。
秋菊几乎哭出来:大哥,铁匠大哥,他不会出事吧?
铁匠安慰:别急别急,我出去打探一下,兴许他直接去特务队应卯去了。你们别急,千万别出门。
铁匠急急而去。

286、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特务队三三两两赶来。
张桌长袍马褂,骑自行车进院。
黄二:哥,你脸色不好看?
张桌:唉!在女人身上忙一夜,还会有好脸色?
黄二:哥真有福气,啥时候也带兄弟开开洋荤?
张桌:等着吧,瞅机会让你尝尝日本娘们。
黄二:好嘞!哥说过的可要兑现啊。

287、乡间土路上。日。
传令兵驾摩托车飞驰,车后扬起一条土龙。

288、宪兵队院内。日。
摩托车急冲进门。
张桌悄悄骂道:娘的,报丧的来了。

289、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传令兵:报告!
小川:进来。
传令兵:少佐阁下,刘楼出大事了。

290、宪兵队院内。日。
张桌:黄二,带弟兄们跑操。
黄二一并脚跟:遵命!
张桌点根烟,在场边蹲下来,自言自语:小鬼子会采取什么行动?
铁匠小心翼翼在门口探望。
张桌看到,迎出大门:你咋来啦?
铁匠:家里都急死啦。
张桌:急什么?我这不好好的吗?
铁匠:干完事咋不回家?
张桌:来不及啦,只好先来应卯。
铁匠:还顺当吧?
张桌:不顺,那几个包尿布的家伙还真有两下子,竟在老子肚皮上划了一刀。
铁匠:怎么?没干过他们?
张桌:哪能?四个全宰啦。不过,刚才已经来报丧了,估计会有行动。
铁匠:那还不快跑?还在这等啥?
张桌:急什么?还没找到老子头上,兴许能混过去。但是,为防万一,光复街不能住了,去冷炕庄,你知道的。先叫春梅秋菊在那边住几天,没事了再回来。快去吧。
铁匠:我这就去,兄弟千万小心。

291、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小川:卫兵!
卫兵推门而进:到!
小川:派出搜索队到各医院、各诊所查找腹部带伤的人,一旦发现,立即带来,敢反抗格杀勿论。
卫兵:哈依!
小川:还有,叫周翻译来一下。
卫兵:哈依!

292、宪兵队院里。日。
一声哨子响,鬼子荷枪实弹跑步集合,纷纷跳上摩托车。八辆摩托呼啸着冲出大门。
周翻译小跑到院中央:特务队集合!
张桌轻骂一声:娘的,来啦。

293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铁匠气急败坏进门:弟妹听着,赶紧收拾收拾,先跟我去冷炕庄。
春梅急问:出事啦?
秋菊:桌哥咋样啦?
铁匠:没事没事,桌弟好好的,只是,他杀了四个忍者,震动不小,宪兵队可能会采取行动,为了预防不测,你们先去那边住几天。
秋菊:桌哥真的没事?
铁匠:真的没事。
春梅:那还不躲起来?还呆在宪兵队,不是等死吗?
铁匠:还没事发,兴许他能混过去。
春梅:这个死鬼,一点也不知人心急。
秋菊:铁匠大哥,快去叫桌哥吧,咱们一块跑。
铁匠:不到时候,听我的,你俩先躲好了,这是桌弟亲口安排的,听话。

294、宪兵队院里。日。
特务队站成两列横队。
周翻译:都把衣扣解开,露出肚皮。
黄二:看肚皮干嘛?查查在女人身上蹭掉灰吗?
张桌:少废话,解扣子。

295、冷炕庄小院。日。
秋菊:这也是桌哥的房子?
铁匠:不,原来是个老地主的,老家伙作恶多端,被桌弟打跑了,并警告他一辈子不许回宋城,房子自然归了桌弟。
秋菊:又把他的小老婆卖窑子里了,换了三十块大洋。
铁匠:他给你们说过?
秋菊:没有,我是猜的。
春梅:这房子像光复街的一样,又是抢来的。
铁匠: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,抢了该抢,解恨。

296、宪兵队。日。
周翻译:张队长,该你了。
张桌:老子是队长,还查我吗?
周翻译:都查,一视同仁。
张桌:我先查查你。
周翻译:行啊。(解开衣扣):看吧。
张桌伸手拧拧他的肚皮:都磨薄了,老实交待,这地方蹭过多少女人?
队里一阵轰笑。
周翻译:别闹了,先干了正事再说。张队长,该你了。
张桌:真的要看?
周翻译:小川少佐交待的,谁都不能免检。
张桌:好吧。(慢悠悠解扣子。)
黄二:桌哥的肚皮可能磨得更薄。
张桌朝着周翻译:你来,看仔细了。
周翻译探下腰去。
张桌突然提膝,一下撞在周翻译裆里。
周翻译大叫一声:我的娘吔!(捂着裆满地打滚。)
张桌一个扫堂腿放倒身边的人,纵起身越墙而去。
小川在二楼窗口看到,大喝一声:八嘎!快追!

297、民安街。日。
张桌纵过几道院墙,躲进民安街。
鬼子的步兵、骑兵、摩托在各大街小巷拉网式追赶。
张桌骂一声:娘的,城里藏不住,得下乡。(跃上一处平房,再由平房纵上一颗大树,扳着树枝一荡,越过城墙。
鬼子狂叫:
房上有人!
墙上有人!

298、宋城南门。日。
一队骑兵追出城门。
张桌突然从路边跃出,挥枪将一鬼子骑兵打下马,自己跳上马狂奔而去。

299、冷炕庄小院。日。
春梅在东厢房里铺床。
秋菊低着头红着脸悄声道:姐,别铺了。
春梅:咋啦?
秋菊头垂得更低:等他回来,我们,给他合床吧?
春梅:鬼丫头。
秋菊:姐,他够不容易了,我们该好好照顾他。
春梅叹口气:唉!是不容易啊。
秋菊:他是在刀尖上过日子。在外面,每天装神弄鬼胡弄鬼子,回到家,我们该让他舒心地喘口气。
春梅:真难为他了,咱俩该好好待他。
秋菊:他该享受家的温暖,该享受女人的温情。

300、宋河堤上。日。
张桌骑马狂奔。
鬼子骑兵一窝蜂追来,长枪短枪齐射。
张桌不时扭身挥枪还击。
突然,一组枪弹射来,战马惊颤,一个前扑倒地,把张桌掀下马。
张桌就势一个滚翻跳起,跃下河堤奔刘楼而去。
多田的小队听到枪声,出来增援,迎头碰上张桌,大喝:什么的干活?
张桌:造你娘的干活。(驳克枪一个连发扫去,随之窜入一条小巷。)

301、刘楼,孙老汉家,柴门里。日。
孙老汉在门逢里看到张桌,也看到了追赶的鬼子,惊得张着大嘴。
张桌冲到门外,敲门:孙大爷,开开门,我受伤了,又被鬼子追得紧,得先避一避。
孙老汉:张桌,你狗日的一来,就给刘楼招灾惹祸,我们怕你,你快走吧。
张桌:我得喘口气,包包伤口,开个门吧。
孙老汉:你快走吧,刘楼不敢接纳你,快走!
鬼子骑兵冲进了村。

302、刘楼,四合院,门楼里。日。
张桌躲到门楼下:大爷大娘,开个门。
门里,一后生:娘,开开门让他躲进来吧?
母亲:可不敢,鬼子放话了,窝藏抗日分子,灭九族。(冲门外道):张桌,你行行好,快走吧,真不敢让你进门。
鬼子喊叫着冲进街巷。

303、于老汉家,堂屋后窗里。日。
于老汉隔窗看到:是张桌?我得赶紧让他躲进来。
老伴猛扑上去抱住脖子:死老头子,你不要命了,那是个灾星,咱招惹不起呀。
于老汉大怒:放开!救人要紧。
老伴拼了命,死死抱住不放:这家有我没他,让他进,你先弄死我吧。
于老汉深叹一声:唉!(抱住头蹲在地上。)

304、小巷里。日。
家家关门闭户,张桌无处可藏,只好穿庄而过,奔向村南。
鬼子骑兵发现了张桌:在那里,快追!
小八郎大声狂笑:哈哈哈,徒步往野外跑,等于给骑兵送上门。

305、冷炕庄小院,堂屋。日。
春梅对着窗口犯愁:张桌啊,你到底在哪里?
秋菊在屋里直转圈:桌哥啊,你现在是死是活?
铁匠敲门进来。
春梅急问:铁匠大哥,张桌还没有信吗?
铁匠:城里他能去的地方,我都找遍了,没有。
秋菊急得直搓手:他能去哪里呀?
铁匠:应该躲到乡下去了。
春梅:他不会?
秋菊:他还,还活着吗?
铁匠:这个放心,鬼子要是抓到他,或是杀了他,肯定大摆庆功宴。没有,鬼子还在到处找他。
秋菊:我们也去找吧?
铁匠:这个,我也想了,我们出城去找他,万一被特务跟上了,等于是给他们带路,不行,万万不行。
春梅:那,就这么干等。
铁匠:再等等吧,凭桌弟的身手,相信能平安无事的。

306、刘楼村外,田野里。日。
张桌边跑边挥枪射击,枪里子弹很快打光,索性扔掉枪,飞刀连放,又有五个鬼子倒地。

307、冷炕庄小院,堂屋。日。
两个姑娘急得团团转。
春梅一咬牙:不能干等了,我们出去看看风声。
秋菊:好的,早该出去,走吧。
春梅到锅底抹了两手锅灰:来,先把脸抹上。

308、刘楼村外,田野里。日。
张桌的十二把飞刀放完,再拔出两把短刀。
骑兵很快围上,鬼子收起枪,绕着张桌盘旋,俨然猫戏老鼠。

309、宋城南门。日。
鬼子骑兵跃马扬鞭,忽刺刺冲出门去。
春梅秋菊躲在屋檐下,睁着惊恐的眼睛。
秋菊担忧地:不会是?鬼子在城外发现桌哥啦吧?
春梅:难说。
秋菊:这些鬼子要真是为桌哥去的,他就危险了。
春梅一跺脚:干脆,咱们在城里弄出点事,让鬼子不能专心。
秋菊:弄啥事?
春梅:走着看吧。

310、刘楼村外,田野里。日。
鬼子骑兵围着张桌喊叫。
张桌飞身跃起,刺下一名鬼子。
另一个骑兵补上,对死者浑不在意,只围着张桌狂叫。
张桌一咬牙再次纵起,挥刀将一骑兵斩落马下,仍有另外的骑兵补上,包围圈密不透风。

311、宋城饭店门外。日。
四个鬼子在里面狂喝烂饮,大呼小叫:吆嘻!好酒!
两个姑娘蹲在路对面屋檐下。
秋菊:狗东西,比在他们家还放肆。
春梅:得让他们知道,这是在中国。
秋菊:有啥法?
春梅低头沉思。
一小男孩挎着篮子沿街吆喝:杮子,捂一冬天的甜杮子,不吃后悔一辈子。
春梅自言自语:杮子见酒。
秋菊灵机一动:小命没有。
春梅起身:小兄弟,你叫啥名字?
小男孩:我叫小凳子。
秋菊:小凳子,有意思。你的杮子我们全要了。
小凳子:太好啦,谢谢俩大娘,咦!该叫大姨,不,该是大姐。
春梅掏出钱:好啦,快把杮子送到对面鬼子桌上去。
小凳子:这么好的杮子喂狗?
秋菊:别问,快去吧。
春梅又抽出一张钱:再给你加点钱。

312、刘楼村外,田野里。日。
小八郎:张桌,投降吧。
张桌:投降?也行,不过老子有个条件。
小八郎:什么的条件?快快说。
张桌:你把老子弄成了烧鸡,老子要把你弄成白斩鸡。
小八郎:什么的烧鸡白斩鸡?

313、宋城饭店。日。
四个鬼子吆五喝六,旁若无人。
小凳子挎着篮子叫卖:甜掉牙的柿子,吃了甜上一辈子,不吃后悔一辈子。
一鬼子大感兴趣:小孩,来,我的不想后悔一辈子,快快的拿柿子来。
小凳子把柿子篮子放到桌上。
四个鬼子八只手齐抓,一阵狼吞虎咽,嘴里喊着:吆嘻!甜的,甜上一辈子的。
小凳子伸着手:老总,给钱?俺是小本生意。
一鬼子:来,给你钱。
小凳子把手伸过去:谢老总。
鬼子突然一巴掌搧过去,把小凳子打个趔趄。
小凳子咧嘴大哭,捂住头就跑。
鬼子咧开沾着柿子的血红大嘴一阵狂笑。

314、刘楼村外。田野里。
张桌:王八郞听着,老子告诉你,白斩鸡是一盘菜,大大的好吃。
小八郎:你的,还有心吃菜?
张桌:有心,以后咱俩都是公公,得好好庆祝一番。
小八郎满有兴志地跳下马:噢?公公?我的不明白,公公是什么东西?

315、宋城饭店。日。
四个鬼子捂着肚子,满地打滚。
一鬼子忍住疼大喝一声:来人的!
饭店掌柜的小跑过来:太君,有啥吩咐?
鬼子:你的,菜里放了什么的干活?
另一鬼子:下了毒的,死啦死啦的!
掌柜的连连作揖:太君,太君,我是老实生意人,可不敢下毒,太君别开玩笑。
一鬼子大骂:八嘎!(掏出枪要打,手一软,枪掉在地上。)
掌柜的直搓手跺脚:这是咋啦?这是咋啦?这可咋整?

316、刘楼村外,田野里。日。
张桌指着小八郞:我告诉你,公公就是太监。
小八郎:太监的,是什么东西?
张桌招手:来,我告你。
小八郎保持警惕,小心地跨前一步。
张桌猛然一柄飞刀甩出,正中敌右胸。人随刀走,紧跟着一个饿虎扑食,拿住小八郎,左臂锁喉,右手掏出匕首指向敌裆部。
小八郎被锁得透不过气,脸涨成猪肝。
周围鬼子投鼠忌器,只是大声吆喝:
放人!
放手!
张桌阴阴坏笑:嘿嘿,王八朗听着,白斩鸡是这样的,老子马上给你端上来。(匕首猛然插进敌裆,随手一挥,将里面夷为平地,抬腿一脚蹬开)
小八郎捂住裆部大声惨叫,满地打滚。
张桌长笑一声:哈哈!小鬼子,狼心狗肺,断子绝孙。不提防,身后一匹战马人立而起,前腿搭上张桌肩头,一下将张桌踩倒,五六匹马一拥而上,在张桌身上反复踩踏。
多田大叫:别踩他脑袋!
张桌身体被踩烂,七窍喷血,他拼尽最后一口气大叫:小鬼子!我造你姥姥!
须臾,张桌化为肉泥。
多田:把他的脑袋割下来。

317、冷炕庄小院,堂屋。日。
秋菊突然脸色苍白,揪住胸口:姐,我心惊肉跳。
春梅:我也心里咚咚直蹦。
秋菊:是不是桌哥有事了?
春梅:不,可,咱,咱俩拜拜菩萨吧。
两个女人跪地,虔诚膜拜:菩萨保佑桌哥,保佑桌哥。

318、宪兵队,小川一四郎办公室。日。
小川拿着电话兴奋地大叫:张桌的抓到了?死了?好!好!把张桌的脑袋挂到铁塔上去!悬首示众!

319、冷炕庄小院。日。
铁匠啪啪敲门:弟妹!弟妹!快开门!
春梅抑制住心中狂跳把门打开。
铁匠未开口先哽咽:俩,俩弟妹,跟我去一趟吧。
秋菊一把抓住铁匠:大哥!到底咋啦?
铁匠拧了把鼻涕:弟妹呀,别逼我,我一说,你们,你们可能就走不成路了。
春梅脸色煞白摇摇欲坠。
秋菊一把抱住:姐!姐!。
铁匠:快走吧。(随手抓了件蓝布衫吱啦撕开递给春梅秋菊):兵荒马乱的,包住头吧。

320、刘楼村西,铁塔下。日。
张桌的人头被挂上高塔示众。
画外音:张桌的脑袋死而不僵,依然横眉怒目,须发暴竖,虬髯戟张,俨然一头狂暴的雄狮,又像一尊愤怒的天神。
刘楼村男男女女自发地围在铁塔下。
猛然,于老汉大喝一声:小桌子!好样的!有种!(扑通跪倒在地。)
乡亲们纷纷跪下。
年轻的后生怒吼:畜生造孽!天理不容!
把人放下来!
把人放下来!
三乡五里的村民云集刘楼,向张桌默默致哀。
多田小队长洋洋得意:看看吧,这就是张桌,这就是你们的英雄,这就是对抗大日本的下场。
春梅秋菊挤在人群中,仰望张桌的脑袋,齐叫一声:桌哥!(一下晕死过去。)
铁匠跳起来大叫一声:小鬼子滚出去!
小鬼子滚出去!
上千人共鸣。
鬼子鸣枪示警。

321、冷炕庄小院。晚。
铁匠拉着板车一瘸一拐地将春梅秋菊送回,又一瘸一拐地将两个昏迷的女人扛进屋,从外面锁上门,急急而去。

322、铁匠铺。晚。
铁匠从床下捧出个铁箱打开,抓一把钱交给徒弟:拿着这钱回家吧。
徒弟:师傅?您不要我了?
铁匠:不是,铺子不开啦。
徒弟:那我也要跟着师傅。
铁匠:跟着我,早晚是死,去逃条活命吧。
徒弟扑嗵跪下:我要跟着师傅。
铁匠一瞪眼:走!快走!
徒弟:师傅!
铁匠大喝一声:滚!

323、宋城火车站,站台上。晚。
一盏长明灯下,铁匠肩扛柳条,盘膝而坐。

324、刘楼村南田野里。夜。
于老汉摸黑找到张桌的尸体,已经被马蹄踩得稀烂,不成模样。于老汉禁不住老泪横流,跪下身捧起块残肢:小子,老汉我今年七十挂零了,给你跪下,我心甘情愿!好小子,你来世上走一遭,独往独来,无拘无束,祖宗规矩,礼义廉耻,在你眼里狗屁不是。别人骂你孬三张桌,混世魔王,但是你大义分得清,可遭内欺,决不能受外辱!好小子,你是男人,是爷们,老叔跪着恭你一句,流芳千古!

325、冷炕庄,堂屋东间。夜。
春梅倒在床上,两眼发直。
秋菊昏迷之中,偶尔惊觉,哭喊:桌哥呀!你死得惨呀!

326、刘楼村后河堤上。夜。
于老汉盘腿坐在新堆的坟包边:小桌子,安息吧。这里算不上风水宝地,但一眼就能看到那座铁塔,那是日本鬼子的罪孽,是我炎黄子孙的耻辱!盯着它,记着他,这笔血泪账,到了阴曹地府也得给狗日的算清!
孙老汉颤微微摸来,在于老汉身边坐下。
于老汉往外挪挪身子:老东西,离我远点!我恨你,一辈子不想理你!
孙老汉:你老东西别拿我撒气,我是为我自个吗?再说啦,这也是老族长的临终遗言。
于老汉手扶着坟包:小桌子杀鬼子是为他自个吗?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!
孙老汉:你老东西的狗眼比我看得远吗?老族长刚走几天?他的话你都忘完。
于老汉:老族长,我连那老东西一块骂。
孙老汉:已入土的人,你不能再恨了,有气朝我一个人撒,今夜,咱哥俩好好唠唠。
于老汉大吼:我给你唠个球!

327、刘楼,铁塔下。晨。
刘楼及周边村庄的村民自发赶来,围塔而坐,静默致哀。
两辆摩托车疾驶而来。
小川跳下车,以欣赏的目光打量村民。
多田跑步迎上一哈腰:少佐阁下!
小川:欣赏一下我们的作品吧。
多田:少佐阁下,该派宪兵,把这些支那人统统杀掉!
小川摇手:不。
多田:至少,也该把他们赶跑。
小川仍摇手:不不。
多田:少佐的意思是?
小川:什么时候,支那人对塔上的人头习以为常了,不再反抗了,他们也就彻底崩溃了。
多田:大日本就彻底胜利了。
小川:吆嘻。

328、刘楼村后河套里。夜。
英子二孩趴在地上,匍匐而行。
英子脸上挂着泪:桌哥是大英雄,咱一定给师哥报仇。
二孩咬牙切齿: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!
忽然身后有轻微的衣带风响,英子二孩急回头,可还没容做出反应,后脖颈已被人拿住。
英子仔细辨认,小声惊呼:师傅!
田兴爷一脸冰霜:回去!
二孩挣扎:我们要给师哥报仇。
田兴爷提起两个孩子到隐蔽处:你们有啥本事?
英子二孩跪在地上:师哥死得太惨啦!
田兴爷:有师傅在,用不着你们,回去!
英子:师傅!
田兴爷:回去告诉孩子们,散了吧,都回家吧。
二孩:师傅不要我们了。
田兴爷:我先把小桌子的事办好。你俩现在是在班的师哥师姐啦,比那帮孩子懂事,也有点功夫了,回去把师弟们安排好,投八路去吧。
英子二孩齐齐叩头:师傅!
田兴爷一瞪眼:快走!不然打断你们的腿!

329、铁塔下。夜。
田兴爷把长袍下摆掖在腰间,扎装利索,突然现身叫阵:狗东西!出来吧!
一阵衣带风响,四个黑衣忍者飘然现身,把田兴爷围上。
田兴爷:狗东西,今天让你们知道,这里是中国。
一忍者傲慢一笑:嘿嘿,老家伙,不想活了。
田兴爷:老不老,得问问我这对肉掌。(突然展开双掌,上下翻飞,抢进敌阵)
四个忍者展开四柄刀小心应对。
一忍者一刀挥来,田兴爷侧身让过,急伸右手拿住敌腕,举起,架开另一忍者来刀,转身一记左肘锤撞向敌下肋。
忍者闷哼一声倒下。
田兴爷乘胜追击,飞身而起,双脚连环,将另一忍者踹出一丈开外。
剩两个忍者同时跃起,挥刀劈下。
田兴爷两柄飞刀射出,正正插进两忍者咽喉。
田兴爷整整衣襟,抬头仰望塔尖,老泪横流:小桌子,好徒儿!师傅接你来了,咱们回家。(纵身向塔上攀登)
“哒哒哒”一阵枪响,田兴爷像个树叶飘落而下。

330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铁匠肩扛柳条盘腿坐在一灯杆下。
一列客车呼啸着进站。
车上下来一健步后生,直奔铁匠,蹲下身悄悄问:大哥,有难处了?
铁匠一把抱住后生大放悲声:兄弟呀!可等着你了,你可千万帮我呀。
后生:一定帮你,大哥请说话。
铁匠:兄弟贵姓,帮我的大忙,你得留下大名。
后生:我姓冷,叫冷铁,是燕青门下弟子。
铁匠:冷兄弟哟!老哥我有血海深仇,我兄弟死得惨呀!被鬼子杀死,又割下脑袋吊在高塔上,惨呀,不能看呀。
冷铁咬牙切齿:在哪里?
铁匠:城东南十五里。
冷铁:大哥保重,我去啦。

331、宪兵队,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小川拿着电话:大岛君!很不幸的消息,四个忍者全部为天皇尽忠。
大岛:什么?小小的宋城,难道真的藏龙卧虎?
小川:野性难驯,顽固不化,请大岛君再派忍者,多多地派,要彻底征服他们。
大岛:嗦嘎!一定征服!

332、刘楼村西,铁塔下。日。
冷铁扮作乞丐,顶着麻袋片,瘸着一条腿,一瘸一拐地围着铁塔转一圈。然后躺在地上,仰望着张桌的脑袋攥紧拳头悄悄道:大哥,英雄啊!看你愤怒的眼睛,知道你心事未了,兄弟来了,下边的事交给兄弟吧。

333、刘楼,鬼子帐蓬内。日。
多田:卫兵!
卫兵:哈依!
多田:夜里加派四个哨兵。
卫兵:已经安排四个了。
多田:再加四个。
卫兵:哈依!

334、铁塔下。夜。
莹火点点,万籁俱寂,偶尔几声犬吠更平添夜的幽深。鬼子的哨兵绕塔巡逻,像八只幽灵。
冷铁埋伏已久,见巡逻的鬼子已呈疲惫之态,感到已是时候,突然跃起,动如脱兔,仿佛一缕轻烟飘去,展开快刀法,一轮急雨泼风,八名哨兵没容作出反应,已是身首异处。冷铁收刀入怀,施展轻功提纵术,攀塔直上。
突然,“哒哒哒”一阵机枪响,冷铁的身体颤了几颤,从塔上飘落,随着一声沉闷的坠地,冷铁七窍流血,双腿猛地一蹬,含恨而去。
多田与机枪手从黑影里闪出。
多田:凡上塔者,统统的击毙!
机枪手:哈依!

335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铁匠肩扛柳条盘腿端坐。
客车隆隆进站。
车上下来一位蓄着小胡子目露精光的汉子,到铁匠跟前蹲下身:大哥,有难事了?

336、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多田一路小跑上楼:报告!
小川:进来。
多田:昨晚又有飞贼出现,杀了八名哨兵,上塔时,被机枪射落。
小川:不出所料。
多田:少佐阁下,我的小队如此减员,非长久之计。
小川:优秀的士兵,为圣战而死,是他们的光荣。不必介意,我会给你补充。
多田:可是,射杀他一个,我们牺牲八个,得不偿失。
小川:不。铁塔,就是个棋局,由它吸引参赛棋手,吸引他们的反日精英,我的守株待兔,聚而杀之,岂不快哉?
多田:少佐高见!

337、冷炕庄小院,东厢房里。日。
春梅从床上吃力地爬起,拢拢头:菊妹,别光哭啦,我们得为桌哥做点什么。
秋菊抽泣着有气无力:我们,能,能做点啥?
春梅:首先得活下去,为了桌哥也得活下去。
秋菊:哥走啦,我们活着还有啥味道?
春梅:为哥报仇。

338、刘楼,于老汉家。日。
一群后生围着于老汉而坐。
于老汉:后生们,睁开眼吧,不能再让小鬼子在咱这里横行霸道,得把狗日的赶出去!为小桌子报仇!给咱中国人争口气!
刘锁:报仇?咋报呀?
于老汉一瞪眼:咋报?你先脱了裤子,看看你裤裆里还有卵蛋吗?

339、冷炕庄小院。日。
秋菊:给桌哥报仇?怎么报?
春梅:先把桌哥的人头取下来,不能让他暴尸呀。
秋菊:挂那么高的铁塔上,又有鬼子看守着,我们哪有本事取下来?
春梅:找铁匠大哥商量商量吧。
秋菊:走吧。

340、铁匠铺。日。
房门敞开,窗户破烂,屋里跑着鸡鸭,还有野狗。
春梅:不像人住的地方了,难道铁匠大哥搬家了?
秋菊:他还有别的家吗?
春梅摇头:不知道。
秋菊:难道,铁匠大哥扔下我们不管了?
春梅皱眉沉思:噢,你记得那天他俩说过的话吗?
秋菊:他俩说过的?那一段呀?
春梅:就是,有意瞒着咱俩的。
秋菊一拍脑门:我想起来了。他们说,男人的事,还有,火车站的事。
春梅:对呀,我们去火车站找找。

341、宋城火车站,站台上。日。
一柱灯杆下,铁匠肩搭柳条,盘腿而坐,纹丝不动,俨然一具石雕。
春梅秋菊赶来。
春梅蹲下身子,悄声道:铁匠大哥?
铁匠没任何反应。
秋菊:铁匠大哥?睡着了吗?(随手推推他的胳膊,不料,铁匠应手而倒,秋菊一惊):大哥,大哥,你怎么啦?
春梅把手放在铁匠鼻子上:没气了,人都凉啦。
秋菊急拉铁匠,才发现他肚子上插着一把刀,伤口的血已经凝结。秋菊伏地大哭:天爷呀!这是怎么啦?亲人一个一个离去,叫俺咋活呀?
春梅含泪把铁匠放平,帮他整理衣服,发现胸前贴着一张白纸,用血写着:宋城东南十五里铁塔上,挂着中国人的血海深仇。

342、铁塔下,夜。
小胡子展开双刀,与四个忍者战作一团。
一忍者:你使的是雁羽刀。
小胡子:算你识货,见了老祖宗,还不跪下领死?
忍者:大胆狂徒!
小胡子:狂不狂,让刀说话。(一轮急攻,突然倒地,白光闪动,“嗤嗤嗤”声响,四忍者一齐倒地,每人咽喉各插一柄飞刀。)
小胡子一跃而,几步窜上铁塔。
“哒哒哒”一串枪声响起,小胡子身子一软,飘落下来。

343、宋城火车站,站台上,
春梅秋菊包着头巾,肩扛柳条,并排盘膝而坐。

344、刘楼村后,河堤上。夜。
张桌的坟边又添了两座新坟。
于老汉手扶铁锹,满腔悲壮:后生们,咱们没见过面,但从你们使的家伙上,我认出了你们的路数,齐鲁好汉,燕赵英雄,都是好样的。中国人醒啦,小鬼子蹦跶不了几天啦。

345、宪兵司令部,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小川拿着电话歇斯底里:大岛君放心,不打垮这些刁民,我的决不罢休!

346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一列客车进站停下。
一个包头巾的壮汉扛着扁担下车,来到春梅秋菊跟前悄悄问:朋友有难处?
春梅秋菊一齐站起:宋城东南十五里铁塔上,挂着中国人的血海深仇。
包头巾壮汉:挂的什么?
春梅秋菊:人头。
包头巾壮汉:谁的人头?
春梅秋菊齐声:我男人。
包头巾壮汉单手立掌打个问讯:弟妹节哀,我去了。

347、铁塔下。夜。
四个忍者围着包头巾壮汉恶战。
一忍者挥刀横扫,壮汉低头躲避,动作稍慢,头巾被扫掉,露出光头。
忍者:原来是个和尚。
和尚单掌一立:阿米陀佛!贫僧超度你们来了。(一根扁担使开来,上下翻飞,呜呜声响,风雨不透,撒土不漏。)
一忍者叫道:你使的是鲁智深的疯魔杖法。
和尚:我佛慈悲,超度你等去西天极乐世界吧。(突然欺身而进,挑、打、扫、压“啪啪”四声脆响,四个忍者脑袋开花。和尚飞身腾起,直扑高塔。)
“哒哒哒”机枪响起。

348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一位身穿长袍头发绾起的道士下车,来到春梅秋菊跟前,打个问讯:贫道有礼,敢问女眷,有何难处?
春梅秋菊含泪齐声:宋城东南十五里铁塔上,挂着中国人的血海深仇。
道士:敢问塔上挂的什么?
春梅秋菊齐声:我男人。
道士打个稽首:贫道去也。

349、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小川拿着电话大喊:大岛君!我的需要大批忍者增援!多多增援!

350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一部大胡子下车,来到春梅秋菊跟前。
秋菊先搭话:谢天谢地!是关老爷显灵了吗?
大胡子:不敢不敢,但是忠义千秋不敢忘。
春梅秋菊未开言已经泪流满面:东南十五里铁塔上,挂着我男人的头。
大胡子深鞠一躬:弟妹保重,我先去了。

351、铁塔下。夜。
大胡子绕塔仔细观察。
四忍者飞身围上。
大胡子不与纠缠,挥枪“啪啪啪啪”四响,放倒忍者,飞身而去。

352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三个年轻小伙下车来到春梅秋菊跟前。
留平头小伙:大哥的事我们都知道啦,大姐放心吧,我们报仇去啦。

353、铁塔下。夜。
大胡子带一队人马摸掉鬼子哨兵,包围了帐蓬。
四忍者闻声跃出,被一阵冲锋枪扫倒。
多田带兵杀出帐蓬,被机枪扫回。
一黑衣人两个滚翻靠近帐蓬,一捆集束手榴弹投进去,火光冲天而起。
铁塔下,大胡子指挥:把人头取下来。
两个小伙飞身而上。
大胡子提出一个麻袋:里面有八个字,把它挂上去。
又有两个小伙飞身而上。

354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大胡子带一年轻人进站,来到春梅秋菊跟前。
春梅:大哥,你?
大胡子:是我,第二次见面了。
年轻人:我们是八路军邙山支队,这是我们杨支队长。
春梅:大哥一定帮我们。
大胡子:要帮。听我一句,别在这等了。
秋菊:不!我男人的仇一定要报。
大胡子:张桌的人头已经取下安葬了。
春梅秋菊齐声:啊?!谢谢大哥!(两人一齐跪下。)
大胡子伸手拉起:快起来,不用谢。对日本鬼子的仇恨,是民族仇恨,不是张桌个人的仇恨。要想把日本鬼子彻底赶出中国,就得全民族团结起来,共同抗战。所以,建议你们参加八路军。
春梅:八路打鬼子吗?
大胡子:打鬼子,是我们目前的首要任务。
秋菊:我们参加。
春梅:只要能打鬼子,不管你是几路,我们都参加。

355、铁塔下。日。
高塔巍然耸立。
大胡子带一队人马在铁塔下列队。
铁塔上,原来悬挂张桌人头的地方,换成八个鲜红的大字:日本鬼子滚出中国!
春梅秋菊情不自禁越众而出,面塔而跪,热泪涌流:大哥在上,媳妇来给你告别,大哥没干完的事,媳妇接着干,不打败日本鬼子,决不回家!(双手伏地,长叩不起。)
大胡子大喊一声:敬礼!
八路军战士面塔集体敬礼。
八路军转身开拔。
围观的村民窃窃私语:那不是春梅秋菊吗?
春梅:春梅秋菊已经死了。
秋菊:我们现在是抗日战士。
转身随队伍而去。

356、刘锁家。日。
低矮的茅房,破落的小院。
刘锁媳妇:他爹,推我去村西头看看铁塔。
刘锁:有啥好看的?
刘锁媳妇:我想看看。

357、铁塔下。日。
刘锁用小推车吱吱哇哇将媳妇推到塔下。
媳妇仰望高塔,热泪横流,突然从怀里抽出把剪刀朝自己心窝插去。
刘锁手疾眼快,一把夺过剪刀:你干啥你?
刘锁媳妇泪流满面:恩人在上,看着咱们呢。他爹,咱不能窝囊一辈子,做一回男人吧。
刘锁:我不是男人?
媳妇:现在不是。
刘锁:什么?我不是男人?
媳妇坚定地点点头。
刘锁大叫一声,一头撞在地上。
媳妇自言自语:大喊大叫,撞脑袋,也不能证明自己。
刘锁哭了,不是亮开嗓门,而是伏地呜咽。半晌,刘锁抬起头:我要做男人!我去干八路,报仇!可是,我走了,你咋办?孩子咋办?
媳妇:我娘家能养活我们。
刘锁:可我,我不放心。
媳妇背过脸去,再不理男人。
刘锁咬咬牙一跺脚,朝着铁塔深鞠一躬,转身扬长而去。
孙老汉一路小跑赶来:站住!哪去?
刘锁头也不回:投八路去。

358、宋河湾。日。
远景:铁塔高耸入云。宋河水蜿蜒奔东南而去。

359、铁塔下。日。
年轻的后生们整齐列队,向着铁塔鞠躬。
画外音:张桌的人头虽然已经取下安葬了,但在人们的潜意识里,张桌仍然高居铁塔之上,向着鬼子暴射出愤怒的目光。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五年,刘楼及周边十多个自然村有一千多名热血青年投身抗日战场。出征之前,他们无一例外地来到铁塔之下,向着心目中的张桌深鞠一躬,以至后来,演变成一种庄严的出征仪式。

  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分享

  • 打赏

粉丝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