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觅涯网!让我们泛一页扁舟,文海觅涯!

孬三张桌

  • 作者: 雏鹰2018
  • 发表于: 2019-12-18 10:51
  • 字数:8491
  • 人气:632
  • 评论:0
  • 收藏:0
  • 点赞:0
  • 分享:

231、刘楼,鬼子帐蓬。晚。
小队长多田把赖户、苟日叫到跟前面授机宜:今晚你俩个站暗哨,要选择好哨位,既要隐蔽好自己,又要视线开阔,便于观察敌情。记住,暗哨是我们的最后一道保障,关系重大,不可掉以轻心。
赖户、苟日一并脚跟:哈依!

232、铁匠铺。夜。
张桌轻轻敲门。
铁匠开门一惊:哎呀兄弟,你可急死我了。
张桌:急什么?他们能把老子怎么样?
铁匠点上灯,关好门:兄弟,别说狂话了,倒底咋回事?
张桌:鬼子要成立特务队,让老子当队长。
铁匠:你应下了?
张桌:咋不应下?好事嘛,瞅准机会,收拾他们,多方便,最近老子宰鬼子还真有点上瘾了。
铁匠:兄弟记住,咱是中国人,可不能跟他们一块干缺德事呀。
张桌:我不会忘了我是中国人,但是,表面文章得做做,缺德事恐怕得多少干一点。
铁匠:你准备咋干?
张桌:我准备今夜再干他一家伙。
铁匠:今夜里?时候不对吧?
张桌:正是时候,鬼子刚请我喝过酒,肯定想不到我回过头就收拾他们。
铁匠:兄弟可不敢大意。
张桌:不敢大意,万一我回不来,二哥替我办两件事。
铁匠:住嘴!还没动身就说不吉利的。
张桌:不是不吉利,刀尖上混日子,后事得安排好。万一我出事了,你先带春梅秋菊到冷炕庄躲一躲,那里有我一处小院。
铁匠一脸惊恐:兄弟,咱别干了,我听着害怕。
张桌:别打岔,第二条最重要,二哥千万记好了,万一我死了,你到火车站,找个显眼的地方蹲下,肩上扛根柳条,不要说话,会有人找你的。
铁匠:兄弟说的好像是黑道上的事?
张桌:是的,道上的朋友看到你扛根柳条,就知道你有难事,你就把我的事告诉他们就行啦。
铁匠:你认识他们吗?
张桌:不认识,但是道上人最讲个义字,为朋友,可以两肋插刀,个个敢玩命。

233、刘楼村北,河套里。夜。
画外音:张桌没敢大意,早早把自行车藏好,换好夜行衣,一进河套就伏下身子,像条猎狗警惕地观察四周动静。
河水映着星光,岸上莹火闪闪,鬼灯如漆。
一阵清风扬起,地上的枯树叶“哗啦啦”作响。一坟头后冒出一顶钢盔,向四周环顾。
张桌悄声骂道:娘的,原来那里藏着一个鬼。(掏出短刀欲动,想了想,又把刀交左手,右手抓颗小石子投向左边的坟头。)
小石子击地滚动,俨然有人悄悄奔跑。
果然,左边坟头后又冒出一颗脑袋。
张桌轻骂:狗日的,接待老子,还真够隆重。

234、刘楼,村西工地。夜。
鬼子的施工人员挑灯夜战,电锯轰鸣,弧光耀眼。
四个巡逻哨兵绕着工地像推磨。

235、光复街小院。夜。
东厢房里,春梅秋菊靠在床头,焦虑不安。
春梅:死鬼还不回来,真能急死人。
秋菊:死鬼?媳妇骂丈夫才这样骂的。
春梅:死丫头,都啥时候啦,还有心说疯话。
秋菊:不是给你解闷吗,这么干等,越等越怕。
春梅:鬼子不知把他咋样了。
秋菊:大概,应该不会,如果他真出事了,铁匠大哥会通知咱的。
春梅:真替他担心。
秋菊:但愿他别有啥事。

236、刘楼村北,河套里。夜。
张桌伏地等得心焦。仰头看看天光,自言自语:已过了半夜了,看来今夜得走空,白他娘跑一趟。
又一阵轻风扬起,地上沙沙作响。
鬼子习以为常了,没再有反应。
张桌一下来了精神:狗日的,对风声不再反应,老子就随风而上。(将短刀咬在口中,双手伏地,像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。)
风声再起,张桌随风跃出,两个起落,已到坟边,突然一个饿虎扑食将坟后的鬼子压在身下,一记铁肘砸下,鬼子的脑袋陷入土中。张桌立即抬头观察,左边坟后没有动静,张桌悄悄笑了:狗日的,你不会睡着了吧?老子不陪了。(又一次随风而动,两个伏跃到左边坟头,一个泰山压顶如法炮制。)
摸掉暗哨,张桌一阵轻松,放开脚步,直奔村西工地。

237、鬼子帐蓬。夜。内。
炊事兵做好夜餐,用托盘端着走出帐蓬。

238、村西工地。夜。
张桌伏在坑边。
坑中,鬼子搭个临时小帐蓬,为工程人员小憩之所。
炊事兵端着夜餐进入坑中小帐蓬,又探出身招呼哨兵:你们的,过来用餐。
张桌喜上眉梢:娘的,天赐良机。(突然跃入小帐蓬,短刀舞动,拳脚交加,炊事兵第一个倒地,两个工程人员嘴里含着食物告别人世。)
张桌坐下来,拿过餐盒吃一口:老子也该加餐了。
哨兵探身进帐蓬,见一个餐盒送到眼前,刚伸手去接,突觉心口一凉,倒了下去。
哨兵梯次进入,梯次倒地。

239、光复街小院。夜。
秋菊:姐,你说,他这会在哪里?
春梅:说不清。
秋菊:但愿他别有啥危险。
春梅:哎?他要不死,你会嫁给他吗?
秋菊脸一红,一头埋进春芳怀里:姐别逼我,我说出来,姐会生气的。
春梅:你嫁他,我生啥气?
秋菊:姐别嘴硬了,我知道,你心里最放不下他。
春梅:这个冤家啊!叫人恨,又叫人牵挂。
院里一声轻响。
春梅秋菊紧张地瞪大眼睛,同时相问:谁?
张桌站在门外轻喊:媳妇们,起来伺候。
春梅:是他!
秋菊:就是他。(忙起身开门)
张桌进堂屋,一下将自己摔到床上。
春梅蹲下身为张桌脱鞋。
秋菊端来一盆水:来,烫烫脚。
张桌有气无力道:累死我了。你俩,谁给老子解解乏?
春梅:自己都快散架了,还是贱劲不退。
秋菊帮他洗好脚,擦干:抬腿,放被窝里。
张桌没反应。
秋菊直起腰看,见张桌已沉沉睡去。

240、刘楼村西工地。晨。
两个鬼子掀开坑中小帐蓬,尸体横七竖八,血肉模糊,一片狼藉。
小队长多田暴跳如雷:可恶的支那鬼,不抓到你,我的决不收兵!

241、光复街小院,堂屋东间。日。
张桌沉睡不醒。
两个光鲜女人注视着床上的男人,春心荡漾,含情脉脉。
春梅默默为张桌修指甲。
秋菊轻抚张桌的面庞,情不自禁:姐,他累瘦了。
春梅:嗯。
秋菊:姐。
春梅:嗯。
秋菊:我们,
春梅:想说什么?
秋菊:我们,我们嫁给他吧?
春梅抬头看看秋菊,脸一红,又垂下头。
秋菊:你是姐,自然是大,我情愿做小。
春梅的头垂得更低。
秋菊:姐不同意?
春梅:再,再等等吧。

242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候车的旅客摩臂接踵。
小川一郎带着卫兵在站台恭侯。
火车鸣着笛进站。
四个黑衣人下车。
小川上前一步鞠躬:欢迎大日本真正的武士光临宋城。
黑衣人也鞠躬致意,直起身,不言语,抬头挺胸,傲慢无礼。
小川一挥手:上车。
六辆摩托呼啸而去。

243、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张桌双手叉腰站在院内。
黄二吹哨子:特务队集合。
特务队员清一色黑府绸衣裤,礼帽,驳克枪。
黄二朝张桌一哈腰:请队长训话。
张桌:你们中间,大部分老子都认识,过去干什么的我也知道,无非是些地痞流氓恶棍,今天,摇身一变成了皇军的人,自然得听皇军的,具体说,得听老子的。
队里应答:听队长吩咐。为队长效劳。
张桌:好啦,去刘楼,出发。

244、刘楼,村西工地。日。
方四丈深四米的大坑中,钢筋焊接的八只大铁笼子摆成八角形,又被八根钢梁组成一体,与中间主干连接。两台搅拌机轰隆隆山响,大口吞下沙子水泥石子,搅拌均匀后,倾泻在翻斗车里,翻斗车驶近坑边,顺铁笼子卸下,一根振动棒插入,低音频的嗡嗡声令大地颤动,成流质的搅拌物被摊开震实。
多田小队长引着小川一郎及四名黑衣人来到工地。
张桌领着特务队紧随其后。
多田:怎么样?我们的工程突飞猛进,热火朝天。
小川:吆嘻!
四名黑衣人目光平视,默然无语。
小川:工程进入关键阶段,安全防务一定要加强,严防土八路及小股匪患。
多田一并脚跟:哈依!白天四个明哨,夜里加倍,四明四暗。
一黑衣人插话:今天起,暗哨归我们四人。
小川:不可掉以轻心,那个飞贼决非等闲之辈。
黑衣人嗤之以鼻:与我们柳生流剑派相比,(拇指朝下一竖):他们的,这一个。
张桌悄悄吐口唾沫。

245、光复街小院。晚。
张桌提着菜进门。
春梅接过菜轻轻问了句:累啦吧?
张桌:累?看见你老子就劲头十足。
春梅嗔怪道:又说疯话。
秋菊迎出来,为张桌掸掸灰扯扯衣服。
张桌张开两手:小心肝,老子真想一口吃了你。
秋菊一瞪眼:先放规矩点。
张桌:屁规矩,看着肉不让吃,真叫老子活受罪。
春梅:洗洗手,吃饭。
饭桌上,张桌端起酒杯又啪地一声放下:那几个包头乌龟,老子想起来就生气!
秋菊:什么包头乌龟?
张桌:头上蒙块尿布,自称什么柳生流剑派,他娘的,狂得没边。

246、春香院门口。晚。
四个鬼子醉醺醺脚步趔趄。
老鸨子迎出门:太君啊,楼上休息,让姑娘们好好伺候。
鬼子:吆嘻!花姑娘的,大大的好。

247、光复街小院,堂屋。晚。
春梅:听说,那头上包尿布的,是鬼子里最狠的一拨。
秋菊:桌哥,就你自己,匹马单枪,最好找几个帮手。
张桌:放心吧,收拾他们,手拿把掐。

248、春香院。晚。
山田等个鬼子推开六号房门。
一排姑娘花枝招展。
一姑娘凑近山田:我来伺候太军吧
山田:滚!破货,让小桃红过来侍候。
几个姑娘掩着衣服跑出。

249、光复街小院,堂屋。晚。
秋菊:桌哥,你去投八路吧?
张桌:不去。
春梅:八路咋惹你了?
张桌:现在没惹,我真投了他们,就我这一身毛病,还不天天关我禁闭?
秋菊:你就不能改好了?
张桌:江山易改,秉性难移,改不了啦。
春梅:找理由,是你不想学好。
张桌:想学好,但不是现在。
春梅:啥时候?
张桌:等老子杀鬼子杀出大名,让他们来请我。

250、春香院,六号房里。晚。
四个鬼子对小桃红轮番蹂躏,小红拼命挣扎反抗。
最后一个鬼子满足兽欲后,顺手掏出一柄短刀:你的,不配合,不老实,让你永远老实吧。(一刀插在小桃红肚子上)
小桃红大声惨叫:桌哥!桌哥呀!你在哪里?

251、光复街小院。堂屋。晚。
春梅:你老是个人逞英雄,早晚要吃亏的。
秋菊:铁匠大哥也这样说,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?
张桌:以后再说吧。
铁匠气急败坏冲进门:桌弟呀!不好了!不好了!小桃红被日本鬼子糟蹋死了。
张桌一下蹦起来:他奶奶的,反了他啦!
秋菊瞪起眼恨恨道:还忘不了那个戝女人。
张桌一瞪眼:她首先是中国人。

252、春香院,六号客房里。晚。
小桃红躺在血泊里,头发散乱,衣服破碎。
傍边八仙桌上,四个鬼子喝酒狂笑。
老鸨子在门口直摇手:出人命啦,这可咋好,这可咋好。
张桌像一只疯虎冲进来,一脚踢翻了桌子,拳脚如风,将四个鬼子尽数打倒。
老鸨子冲上来抱住张桌:大兄弟,别气昏了头,可不敢要他们命,可不敢叫鬼子死在这里,不然我就完了。
张桌咬牙切齿:不要狗日的命,但得要了狗日的命根子。
(伸脚踩在一鬼子裆部,踏实了用力一拧,鬼子惨叫一声。张桌又把另三个鬼子如法炮制,四个鬼子在地上抱着裤裆打滚惨叫,鬼哭狼嚎。)
周翻译官跑上来劝架,被张桌一挥手,打掉两颗牙齿。
一队巡逻的鬼子冲过来,用刺刀把张桌逼住。

253、宪兵队,小川少佐办公室。日。
周翻译官和小八郎恭恭敬敬听令。
小川:张桌,是杆好枪,我的要用。但他对皇军太狠,要杀杀他的威风。
小八郎:四个皇军士兵,睾丸全被踩碎。
小川大怒:八嘎!可恨之极。你们的,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
小八郎一并脚跟:哈依!

254:宪兵队刑讯房里。日。
火炉熊熊燃烧,上面坐着水壶,壶边插着铬铁。
张桌被绑在十字柱上,两个鬼子轮番挥舞皮鞭。
张桌破口大骂:小鬼子!我造你祖宗!
小八郎进来:住手!怎么能对张队长这样不敬?快快的放下来。
两个鬼子上去解绳子。
小八郎伸手止住:不,把柱子一起放倒。
十字架放倒在地,张桌也呈十字躺在架上。
小八郞:少佐让我好好伺候张队长。
张桌:你想干什么?
周翻译官:听说张队长一生就好这一口。
小八郞:哪里的一口?
翻译官:女人。
小八郞:吆嘻,我帮他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(提起一壶开水一下倒进张桌裤裆里。)
张桌大声惨叫:娘吔!小八郞,我造你祖宗!

255、归德府医院,病房。日。
铁匠提着饭盒进门:兄弟咋样了?
张桌:咋样?那东西给他娘的烫成烧鸡了。
铁匠掀开被子一看,吓得张大嘴巴:天杀的小鬼子,太狠了,这不是绝了后吗?
张桌破口大骂:小八郞我造你姥姥,你等着,只要老子不死,非阉了你个王八蛋。

256、光复街小院,东屋。日。
春梅洗着衣服心事重重。
秋菊:桌哥咋还不回来呀?
春梅:他气势汹汹出去找鬼子,只怕要闹出事来。
秋菊把衣服一扔:为了一个贱女人去拼命,划得来吗?真是吃饱撑的。
春梅:鬼子人多势众,但愿他别有啥事。
铁匠悄悄进门。
秋菊一下扑上去:桌哥咋样了?
春梅也急着问:没闹出啥事吧?
铁匠:没事没事,听我说,桌弟去出个外差,估记要十天半月的,你俩别着急。
春梅:他真的没有事?
秋菊:铁匠大哥可别骗我们呀?
铁匠:真的没事。桌弟说了,柜子里有钱,你们在家安心等他回来。还有,出门买东西,一定换上破衣服,用破围巾包住头,可别让鬼子盯上了。

257、归德府医院,病房。日。
张桌躺在床上,痛得直冒汗。
小川一郞带着亲兵进门,亲切问候:张队长,你的,好些了没有?
张桌折起头:少佐,小八郞那个王八蛋,我给他没完。
小川举手止住:张队长别激动,我已经处罚了小八郞,你的,安心养伤。
张桌叹口气:唉,老子这辈子算是报废了。
小川:你的,伤情不严重吧?
张桌:放心,老子还死不了。

258、铁匠铺。日。
铁匠对徒弟说:你先回家休息几天吧。
徒弟:师傅要赶我走吗?
铁匠:不是,我有点事,铺子先关几天。等办完事我再去叫你。
徒弟:师傅可别不要我了。
铁匠:不会的。

259、归德府医院,病房。日。
铁匠一手端碗,一手给张桌喂饭。
张桌吃一口,脑袋重重砸在枕头上:他娘的,这辈子没啥想头了。
铁匠轻轻笑了:成了阉驴了,心静了。
张桌咬牙切齿:小八郎,王八郎,你个王八蛋,老子要不阉了你誓不为人!
铁匠:兄弟,别骂了,现在这医院里都是鬼子医生,让他们听到了又是事。
张桌:怕什么?老子都这样了,还有啥可怕的?
铁匠:不给你好好治伤总可以吧,你有啥办法?
张桌:老子就没指望他们发什么善心。
铁匠:我打听个偏方,麦仁店有个老中医,专治烧伤,祖传的,明天我带你去。
张桌:好,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260、麦仁店。日。
十字官道交汇处,商贾云集,叫卖声此起彼伏。
仙芝的驴肉摊子地处黄金摊位,甜美的叫卖声更是鹤立鸡群:五香驴肉!新鲜的驴肉!刚出锅的新鲜驴肉!
铁匠拉着板车走近:那不是朱集餐馆的老板娘吗?
张桌坐在车上也看到了:仙芝?她咋干上这个了?
仙芝看到张桌,忙背过脸去,想躲。
张桌喊一声:转过脸来。
仙芝转回身,脸一红:桌弟呀,对不住了,没把你媳妇看好,没脸见你呀。
张桌:那事不怪你。
仙芝惊喜:真的不怪?
张桌:真不怪。
仙芝:哎呀!谢天谢地!谢天谢地!为这事我像背了一身债一样,天天坐立不安。这下好啦,心里一块石头落地,可以安心过日子了。你等着,还有铁匠大哥,我去叫我男人去,好好招待你们。
张桌:锁住也在这里?
仙芝:在。亲戚家在这开个驴肉锅,忙不过来,俺两口子正好从宋城回来没事干,就来帮忙了。现在他杀驴,我卖肉。别在这说话了,我领你们俩回家。
张桌:你别领我们了,摊子离不开你,我们自己去。
仙芝:也中。庄最西北角那一家就是。
铁匠:不用指路,闻着驴肉香就能找到。
仙芝:也是,也是。

261、屠宰场。日。
三间堂屋,东西围墙夹起一个小院。院西南角,四根木柱支起一顶草棚子即是屠宰场,地上血水横流。院东南角支起口大锅,锅里烹着驴肉。锅底烈火熊熊。
锁住从后院驴圈里牵出一头驴。
铁匠用板车拉着张桌来到门口。张桌看到锁住想喊,铁匠抬手止住,悄悄说:见过这场面吗?长长见识吧。
那头驴大概预感到末日来临,浑身哆嗦,四腿趔趄,几乎走不成路。锁住硬把驴拉进屠宰棚下,把缰绳栓在木柱上,拿块红布蒙住驴头,顺手提起个八磅重的铁锤抡圆了,对准驴的脑门“嗵”地一锤,驴子“唿嗵”一声瘫坐在地上,庞大的身躯俨然倒了一面墙,继尔四肢摊开死去,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铁匠看得心惊肉跳:老天爷!太碜人啦。
张桌却情不自禁地喊一声:好身手!
锁住回头看到张桌,凶狠的屠夫突然变成了害羞的小媳妇,红着脸说:是桌弟呀,实在对不住你,你交待的事没给你办好,你罚我吧,你咋罚我都认。
张桌叉着双腿下车:别说了,你媳妇都告诉我了,我一点不怪你们。
锁住一惊:你见到我媳妇了?真的不怪我们?
张桌点点头。
锁住一下活跃起来:快快快,到屋里坐下。

262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在凉衣绳上收衣服,心不在焉,自言自语:张桌走半个多月了。
秋菊从东厢房里出来:今天是整整第十八天,人不回,也不叫人捎个信来。
春梅叹气:唉,见到他,想骂他,见不着,又,
秋菊:又想他,对吧?
春梅:别瞎说。
秋菊:我瞎说?全写你脸上啦。我就直说吧,反正这些天我心里一直空落落的。

263、麦仁屠宰场,堂屋里。日。
张桌:在这过得还中吧?
锁住:中,中。这驴肉锅是我表叔开的,表婶子胆小怕事,听说日本鬼子来了,立逼着表叔送她去陕西亲戚家,(掐指头算算):这不,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了,现在这边,里里外外就靠俺两口子支应着。
铁匠:中,将来你两口子就是掌柜的。
锁住连连摇手:哪敢,哪敢。
突然,外面“叭叭叭”响起枪声。
张桌叉着腿站起:咋回事?
锁住也一下跳起:坏事,可能是鬼子来了。
铁匠伸开双手拦在门口:你两个在这别动,我去看看。
锁住一下推开铁匠:不中!我媳妇还在外面呢。
铁匠:我知道她在那里,我去叫你媳妇,你帮我看住桌弟,千万别叫他出门。
张桌从腰里掏出把手枪:带上家伙吧。
铁匠摇手:不用。
锁住一脸担忧:叫我媳妇快回来呀!

264、麦仁店集市。日。
一队鬼子荷枪实弹冲入集市,如狼入羊群,小商小贩四散跳奔。
仙芝赶忙用围巾包住脸,低下头收摊子。
一鬼子一皱鼻子:哪里的肉香?
另一鬼子一指驴肉摊子:这里的。
鬼子冲上肉摊抓一块驴肉就啃:吆喜!香!大大的香!
仙芝吓得不敢吱声,浑身发抖。
另一鬼子吃着驴肉猛然一掀仙芝的头巾:花姑娘!(扔了驴肉扑向仙芝)。
仙芝被扑倒在地,拼命挣扎,大喊:畜牲!天杀的!救命啊!救命啊!
正吃驴肉的鬼子满脸淫笑:哈哈,你的先来。
仙芝被压在下面,撕打中,蹬翻了肉摊子,切肉刀正好滚落在手边,仙芝拿起刀一下捅进鬼子肚子里。
鬼子惨叫一声滚倒在地。
正吃肉的鬼子大叫一声:八嘎!(扔了驴肉,举枪向仙芝连开三枪。)
枪声让商贩们逃得更快,整个集市大乱。
铁匠拼命分开人群赶到时,为晚已晚。

265、屠宰场,堂屋里。日。
张桌握住锁住的手。
锁住听到枪声,极力挣扎:桌弟放开我,让我出去看看。
张桌:你现在出去等于送死。
锁住哀求:就看一眼,就看一眼。
铁匠气急败坏冲进门,先把锁住抱住:兄弟听我说。
锁住急红了眼:我媳妇呢?我媳妇呢?
铁匠深叹一声:唉!我去晚了,你媳妇没了。
锁住猛然像狼一样长嚎:喔呀!放开我!放开我!
张桌手上用劲把锁住放倒:留着劲吧,好给你媳妇报仇。

266、麦仁店集市。日。
鬼子小队长见死了一名士兵,大怒,“唰”地一声抽出指挥刀大叫:屠村!统统地,死啦死啦的!
鬼子嚎叫着冲进村。

267、屠宰场,堂屋。日。
铁匠双膀抱住锁住。
锁住拼命挣扎:放开我!放开我!不能过啦!我媳妇死啦,我也不想活啦。
外面又响起枪声,喊叫声,奔跑声。
张桌侧耳倾听:不好,鬼子要进村了。
锁住大叫:来得好!今天给他拼了!
铁匠:兄弟听我说。
张桌眼睛一转:先听我说。锁住,想给你媳妇报仇吗?
锁住咬牙切齿:报仇!坚决报仇!
铁匠赶紧抢过话:桌弟可要冷静呀,你有伤,我腿脚不便,这,这怎么杀鬼子呀?怎么报仇?
张桌:就按杀驴的办法。

268、村巷里。日。
鬼子躍武扬威,赶得鸡飞狗叫。

269、屠宰场,堂屋。日。
张桌:锁住,去把杀驴的铁锤和红布拿来。
锁住一溜小跑拿来铁锤红布。
张桌:把门帘放下来。
铁匠放下门帘,心里不解:兄弟这是唱的哪一出?
张桌:杀驴。
铁匠:鬼子不是驴,能老老实实等你杀?
张桌:一会鬼子进门,肯定得先掀门帘。不管他是用手掀,还是用枪挑,那一瞬间防守门户大开,趁他还没看清屋里的光景时,我再突然红布罩头,紧跟着大锤就上去了。
铁匠半信半疑:这样,能中吗?
张桌:肯定中,比谷子碾米都准。

270、屠宰场大门口。日。
一胖一瘦两个鬼子端着枪冲过来,闻到驴肉香,抢进门,看到烹肉的大锅:吆喜,原来香味在这里。
瘦子鬼子像只饿狼,扔了枪到锅里捞驴肉。
胖子鬼子一指堂屋:小心,那里的,可能有人在。
瘦子鬼子狼吞虎咽,嘴里含混不清:手无寸铁的,支那百姓,你一人的,可以的。
胖子鬼子端着枪慢慢向堂屋逼近。

271、堂屋里。日。
门帘低垂。
张桌躲在门后,双手高举,扯着红布。
锁住手握铁锤虎视眈眈。
铁匠叉开双手严阵以待。
胖子鬼子用刺刀挑开门帘,同时迈步进屋。
张桌扯着红布突然罩下。
锁住紧跟着“忽”地一锤抡上去。
胖子鬼子一下软倒在地。
铁匠双手用力一拉把鬼子扯进屋,悄声道:这么简单呀?
张桌一脸坏笑:嘿嘿,像杀驴一样。(忽然尖起嗓子学着女人喊叫):老总!老总!轻一点,轻一点。
铁匠吓黄了脸:干什么你?想把外面的鬼子招来呀?
张桌胸有成竹:外面的鬼子听到女人叫,肯定扑过来,咱还给他大锤侍候。
铁匠半信半疑:真能中?
张桌点点头:真能中。
铁匠来劲了,一挽袖子,往手里吐口唾沫用力搓搓,攒攒劲:锁住,把锤给我,老子也得过过瘾。

272、驴肉锅前。日。
瘦子鬼子吃着驴肉,忽然停住了,听到堂屋里有女人尖叫,立即兴奋起来:花姑娘!吆嘻吆嘻!(扔了驴肉,端起枪一路小跑冲到堂屋门口,先用刺刀挑开门帘。
张桌如法炮制,又是红布罩头。
铁匠咬牙切齿闷吼一声:我日你姐!(一锤抡过去)
瘦子鬼子身体一软,还没等倒地,锁住抢过一把菜刀扑上去:我剁了狗日的!我剁了狗日的!
张桌扔了红布:好啦,省点劲吧。
铁匠:尸体咋办?
张桌:扔驴肉锅里烹了。
铁匠一竖大拇指:好注意,痛快。
张桌:还有,从今天开始,麦仁驴肉不再叫驴肉了。
锁住:叫什么?
张桌:鬼子肉。
锁住刚杀过人,激动得嘴歪眼斜,连声大呼:中!解恨!从今以后,老子天天杀鬼子。
张桌:恐怕,你在这干不成了。
铁匠:锁住听我的,要想天天杀鬼子,投八路去吧。
锁住:八路在哪里呀?
铁匠:不远,永城,邙山上就有。

  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分享

  • 打赏

粉丝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