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觅涯网!让我们泛一页扁舟,文海觅涯!

孬三张桌

  • 作者: 雏鹰2018
  • 发表于: 2019-12-17 08:48
  • 字数:6988
  • 人气:660
  • 评论:0
  • 收藏:0
  • 点赞:0
  • 分享:

189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:你别高兴,给那翻译官打了照面,当心他记住你。
张桌:还能怕他?这房子就是他爹的。
秋菊一惊:你们是一伙的?
张桌:什么一伙的?我是他爹的爹,爷的爷,比他祖宗还高半截。

190宋城,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周翻译官一路小跑进来报功:队长,队长,查到一个。
小川一四郎:什么人?
周翻译官:张桌,刘楼对岸张庄人,不过他长年在城里游荡,吃喝嫖赌,在女人窝里鬼混。
小川一四郎:有没有反日言论?
翻译官:他才不关心这事,两眼只盯着女人,完全是个色魔,是个混混。

191、光复街小院,堂屋。日。
张桌举起酒杯:媳妇们,喝酒!
春梅:又想找打?菊妹妹,操家伙!
张桌:哎哎哎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
春梅:你说你,怎么就这么坏?头上长疮,脚上流脓,坏透了。
张桌:冤枉!老子干了多少好事?你们咋就不记得?
秋菊:你是干过好事,比如从坏蛋从日本鬼子手里救姑娘,这是修德。可一转过脸,你又把姑娘弄你床上去了,叩一个头放俩屁,行好没有作恶大。
张桌:但是要分清,我可没强迫任何一个人,你们两个都可作证,我强迫谁了?
春梅:你比强迫还坏,我们恨你一辈子。
张桌:那还来投奔我干啥?
秋菊:就看你这辈子还能不能干件真正的好事。
张桌:老子不正在干好事?杀鬼子算不算真正的好事?

192、宋城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一四郎:张桌,在哪里学的武功?
翻译官:此地有民间教场子的,大概是在那里学的,无非是些大红拳、小红拳之类。
小川一四郎:他的住在哪里?
翻译官:哎呀,这是个没尾巴鹰,还真不好找。
小川一四郎:找到他,我对此人感兴趣。
翻译官:是!队长的意思?
小川一四郎:请他出山,如果他肯为大日本圣战效力,将是一杆好枪。
翻译官一竖拇指:队长高见!高!实在是高!

193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张桌:我从济南回来后,再没回过张庄,没脸回去。
春梅:你还知道要脸面?
张桌:带我娘出去躲关口呢,背走时好好的,回来时连尸骨都不见了,碰到老少爷们怎么说?
春梅:回来后就一直在宋城呆着?
张桌:咱本来就是游手好闲的主,原来还有个老娘牵挂着,这下好了,就剩下自己痛快了。不过有个正事没敢忘,吃饱了就宰个鬼子消化消化,睡足了宰个鬼子活动活动,玩腻了再宰个鬼子刺激刺激。
秋菊:你把宰鬼子当玩?
张桌:杀人不偿命,还不是玩?

194、宋城,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鬼子戴眼镜的工程师横山摊开图纸。
小川:横山君,说说你的设计。
横山:铁塔,设计高度八十三米,因此,地下预制部分,一定要坚固,方四丈的坑,必须挖够四米深,用钢筋水泥浇铸,才能保证塔身的稳定。

195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铁匠进门。
春梅:铁匠大哥,正想找你,快坐下。
秋菊送上一杯水:我们正想着怎么给鬼子干,你来了正好,给我们出出主意。
铁匠坐下道:桌弟这段时间很辛苦,接二连三地杀鬼子,确实解恨,痛快,但是兄弟想过吗?这么干却是被动的。
张桌:被动?
铁匠:是的。
张桌:你说个不被动的?
铁匠:要搞清鬼子到底要干什么,咱们就不让他干什么,不让他干成什么,那才解气。
张桌一竖大拇指:到底是老兵痞。

196、宋城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一四郎:派遣军司令部一再摧促,武汉会战迫在眉睫,陆军的力量对比悬殊,空军必须助战。因此我们的建塔工程必须抓紧。
小八郎:刘楼的哨兵反复被杀,势必影响工程进展。多田怎么搞的?太不尽职了。
小川:多田还是尽职的,只是我们的敌人太狡猾。
小八郎:请少佐指教。
小川一四郎:今天找你来,就为此事。把其他工作放下,协助多田做好防务。
小八郎:哈依!

197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秋菊:铁匠大哥的意思是,要想法阻止鬼子工地的进度。
铁匠:妹妹的脑子还真够快的。
张桌:你要阻止,鬼子就能同意了?
春梅:杀了鬼子哨兵,把民工放跑,工地不就停下啦?
铁匠一竖大拇指:就是春梅妹妹说的那样。
张桌:小鬼丫头,学会给老子布置任务了。

198、宪兵司令部,小八郎办公室。日。
小八朗拿着电话:奉小川少佐之命,协助你搞好防务。
多田:请八郎君指教。
小八郎:多田君,工地的防务,是一等大事,特别是夜间,加岗加哨,严防小股敌人破坏。
多田:谢谢八郎君指教。

199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铁匠:我想听听桌弟的行动计划。
张桌:我哪有什么计划,都是心血来潮,说干就干。
春梅:没计划不行,做事情一定要先理出头绪来。
秋菊:可能鬼子已经计划好对付你了。
突然,天上一条银蛇划过,紧接着雷声轰鸣,窗外,暴雨如注。
张桌猛地一拍桌子:好!计划来了。
铁匠:暴雨天,鬼子认为你不可能去,就给他来个出其不意。
春梅:铁匠大哥以后就是军师,

200、刘楼,鬼子帐篷外。夜。
两个哨兵立正听命。
多田:上岗,瞪大眼睛。
山上:哈依!
山下:风雨大作,敌人不会来吧?
多田:八嘎!越是风雨之夜,越要提高警惕。

201、光复街小院。夜。
张桌一身黑色紧身内衣,收拾停当。
春梅拿件雨衣帮他罩上。
秋菊:千万小心。
张桌:放心,等着老子的好消息。

202、刘楼村西工地。夜。
风雨之夜。
张桌潜伏在工棚外面。
山上山下持枪来回巡逻。
山下:雨下得睁不开眼睛,我们到工棚里避避雨吧。
山上:吆嘻。
张桌躲在黑影里偷偷一乐:娘的,你俩才是嫌命长呢。(突然跃起轻而易举干掉两个哨兵。)

203、宋城宪兵司令部,小八郎办公室。夜,
一小队鬼子兵整齐列队。
小八郎:你们,从今天开始,编入特别行动队
迟田:啥时行动?
小八郎:明天一早出发。今晚,风雨之夜,希望将士们先睡个好觉。

204、刘楼村西工地。夜。
一座临时搭建的草棚里,四面漏雨,八面透风。一条绳索把二十几个民工拴在一起,个个冻得瑟瑟发抖。
张桌进门一跺脚:你们这帮汉奸,真想连你们一块宰了。
民工:我们是老实八脚的农民,咋成汉奸了?
张桌:帮鬼子做事,就是汉奸。
民工:谁想干?我们都是被抓来的。
张桌:哨兵已被杀掉,你们快逃命吧。
民工把被褥顶在头上,一轰而散。

205、光复街小院。晨。
张桌倒头酣睡。

206、刘楼村西工地。晨。
两具鬼子尸体横陈在泥水里,工蓬里空空如夜。
多田暴跳如雷:可恶的支那人,我要大杀特杀!

207、宋城宪兵司令部。晨。
小川:什么?哨兵被杀,民工全部逃走?你是干什么的?
多田:卑职失职。

208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:这一回做得利索,民工都跑了,看他工地怎么办。
张桌:有句话咋说的,用匙子扬着凉汤,不如把锅下的柴禾抽掉。
秋菊:昨天听铁匠大哥说,好像是, 釜底抽薪。

209、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对着电话大吼:没有民工怎么办?马上去抓!
多田:哈依!

210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:鬼子没有民工,肯定还得再抓。
秋菊:抓了再给他放跑。
铁匠:那样费事,干脆,釜底抽薪,从最底上抽。
张桌:好,我下乡去看看。

211、周集。日。
鬼子砸门抓丁,满街鸡飞狗叫。
鬼子用绳绑起一个光头汉子。
光头汉子大叫:老总!我长脚垫,老总!我长脚垫。

212、张阁庄。日。
抓来的民工,被绳索拴在一起,五十多人的长队,仅有两个鬼子押送。
张桌跳下自行车,点头哈腰凑近鬼子:太君,请抽支烟。
鬼子兵接过烟:你的,皇军的大大的朋友。
一个汉子低声怒骂:娘的,他也是中国人。
张桌掏出火柴给鬼子点火:我给你老人家点着。
鬼子低头点烟。
张桌突然一招双峰贯耳,鬼子应声倒地。
另一鬼大叫一声:八嘎!(举枪冲过来。)
张桌一记飞刀迎上去,正中敌咽喉。回过身骂一声:他娘的,你们几十人,让两个鬼子押着走,你们还是男人吗?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两个狗日的淹死。还不快跑!?
民工一轰而散。

213、宋城,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拿着电话大吼:什么?民工又跑了?抓!再抓!

214、刘楼,鬼子帐蓬。日。
多田小队长:从今晚开始,明哨由两个增加到四个,再加两个暗哨。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不要放过任何风吹草动!
鬼子兵齐声:哈依!

215、铁匠铺。日。
张桌进门。
铁匠惊讶:兄弟呀!大白天你咋还敢出门?
张桌不解:怎么?还不让出门了?
铁匠一把拉过张桌:快进来,快进来。(又朝徒弟一递眼):去门口盯着点。
张桌:怎么啦?神神秘秘的。
铁匠:周翻译官带几个便衣到处打听,问谁会武功,谁手脚麻利,谁喜欢偷偷闹事,问了一大圈,我估摸着就是打听你呢。
张桌:这个狗日的周翻译,看来得先干了他。
铁匠:那可不容易下手,他有四个贴身保镖,个个带着家伙,如狼似虎。
张桌:得找机会,他总有落单的时候。
铁匠:我说兄弟,你再到刘楼去,千万多加小心,我估摸着那边肯定也提防着你,或者正等着你呢,千万小心。
张桌:我会小心的,谢二哥提醒。
铁匠:先歇两天,避避风头。
张桌:再突然给狗日的来一家伙。
铁匠一竖大拇指:就是这样!

216、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一四郎拿着电话:大岛君,我这里发现一个职业杀手,已有十多名优秀的士兵命丧其手,请您尽快给我派一批忍者来。
大岛:小小的宋城,杀鸡蔫用牛刀。
小川一四郎:此人徒手杀人,心狠手辣,来无影去无踪,实在不敢等闲视之。
大岛:小川君言过其实吧?
小川一四郎:大岛君!此人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职业杀手,杀了十多个士兵,目前连个目击者都找不到。
大岛:噢?真有此等人物?给你派四个去,明天出发。
小川一四郎一并脚跟:谢大岛君!

217、刘楼村东,河堤上。日。
男女孝子惨白刺眼,哭声一片。
四个汉子抬棺,进墓坑,一串送行的鞭炮响起。
丧事总管孙老汉一声吆喝:下葬!
棺木被四条绳索徐徐续下,孙老汉越众而出,面棺深深鞠躬,抬起头已是老泪横流,声音哽咽悲凉:老,老族长,安,安心去吧,黄泉路上不寂寞,老弟我不久也去陪你。老哥哥先走一步,老弟我暂领族长事,你的临终遗言不敢忘,不招惹鬼子,拒绝张桌登门,远离是非。老哥哥再有未了之事,给我托梦吧,老弟一定照办。(退后一步,再鞠一躬):老哥安息吧,给你封土啦。(低着头一挥手。)
孝子一齐伏地,哭声震天。

218、光复街小院,堂屋。日。
春梅进门摇手,悄悄道:门口有几个不三不四人,转来转去好半天了。
张桌一纵身窜上房梁,再一轻纵贴上山墙,从小窗口窥探一阵,跳下来,拍拍手:没事,我们说话小声点。
春梅:他们不会进来吧?
张桌:不会,这房子是个老汉奸的外宅。
秋菊:你给汉奸还有勾搭?
张桌:不是勾搭,是他倒霉。我从济南回来,小鬼子也杀到咱宋城,老子看见他们就眼红,一肚子火正无处发泻,无意中发现周老王八蛋给鬼子勾勾搭搭,娘的,正好拿他出出气。盯了他两天,发现他在这养个小老婆,老子当天夜里就跳进来宰了老王八蛋。
春梅:然后又睡了他的小老婆。
张桌:没有,老东西用过的,我嫌脏,把她卖给窑子里了,换了三十块钱。

219、铁匠铺。日。
张铁匠带着徒弟“叮叮哐哐”打铁。
周翻译官带着打手进铺子。
铁匠停下手中活计笑脸相迎:老总!需要小的侍候啥?先进屋喝茶。
周翻译官板着脸摇手:免啦。给你打听个人。
铁匠:谁?只要小的认识,一定如实相告。
周翻译官:张桌。
铁匠:张桌?我认识,我认识,不过他给咱不是一路人,给咱搭不上关系。
周翻译官:不对,有人见他经常到你这里来。
铁匠:来过,来过,叫我给他打活,上门的生意,我不能推辞。
周翻译官:都打什么活?
铁匠:无非是些锄头镰刀镢头之类的农家活。
周翻译官:不对,他不用那东西吧?
铁匠:他是不用,可他家是乡里的,大概都送家去了吧。
周翻译官:听着,再见到他,叫他找我报到。
铁匠:咋?他犯事啦?
周翻译官:祖坟冒青烟,犯贵人相助,皇军看上他啦,想请他出山为大日本效力。
铁匠连连作揖:大福大贵,大福大贵,我见了他一定相告,一定相告。

220、刘楼,村西工地。日。
四辆卡车停下,鬼子指挥民夫从车上卸下钢筋水泥,鬼子电工搬出电焊机,连上线,立即,火花飞溅,弧光剌眼。
短墙后偷窥的村民张着嘴:鬼子这是干嘛?
于老汉:不是挖鱼塘。

221、宋城,春香院。日。
张桌与小桃红热烈拥抱。
小桃红:没良心的,死哪去了,这些天都不来看我。
张桌:忙啊,顾不上吃你这身香肉。
小桃红:是不是又找到新相好了?把我忘了。
张桌:哪能呀?最近忙点生意。
小桃红:你还会做生意?
张桌:开玩笑,不做生意吃什么?兜里没钱,你这个骚货立马不再给我摇头摆尾。
小桃红:你会做什么生意,我看你就会在女人身上使劲。
张桌:蹬大轮,做没本钱的。
小桃红:在火车上找食,靠本事吃饭。
张桌:当然,火车一列一列的从咱眼皮底下过,咱要不分他一点,可是对不起他们。
小桃红:来钱快,可也是玩命的行当。
张桌:是啊,在火车上拼命,钻你被窝里还得拼命。
小桃红:去你的。

222、周翻译办公室。日。
打手黄二乐颠颠进门:翻译官,翻译官,喜事,喜事,张桌去了春香院。
周翻译:你看清了?
黄二:千真万确,错了管换。
周翻译:马上带我去。
黄二:再带几个弟兄吧?
周翻译:不用。

223、春香院。日。
小桃红撒娇:桌哥,快把我赎出去吧?
张桌:赎出去干嘛,老子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。
小桃红:只要能跟你从良,逃荒要饭也心甘情愿。
张桌:说的好听,天天啃窝窝头,一个月不能撑,你就敢给老子戴绿帽子。
小桃红:放屁,老娘也是穷苦出身,来这里实属无奈之举。自从见到你,没再叫别的男人碰过我。
张桌:骗鬼去吧。
门被突然拉开,周翻译悠悠送来句:张大官人,消魂呢。
张桌一瞪眼:你想干什么?
周翻译:我不想干什么?是皇军想找你干点什么。
张桌:老子没招惹鬼子吧?
周翻译:别误会,是皇军看上你这一身功夫,想请你出山,建功立业。
张桌:周大翻译抬举我了,我还就不识抬举,老子披的是人皮,不能干畜生的事。
周翻译:你别出口伤人,今天是请你,请看老弟薄面。
张桌:我要不给你面子呢?
周翻译:那就叫皇军亲自请你,可能不会是这样客气。
张桌:看来我只能给你面子了?
周翻译:这样最好,皆大欢喜。

224、铁匠铺门外。日。
张桌随周翻译路过铁匠铺,故意大声咳嗽一声,却不给铁匠对脸,而是昂着头扬长而去。
铁匠看到张桌了,忙低下头,悄悄道:坏事了,坏事了。
徒弟:师傅,咋啦?
铁匠:没事没事,你看着铺子,我出去一会。

225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与秋菊替张桌洗衣服。
秋菊:姐,张桌真能改好了,一心抗日,我们怎么办?
春梅:什么怎么办?打跑了日本鬼子,我们回家种地,还能在他这住一辈子?
秋菊:你不想嫁给他?
春梅:嫁他?我恨死他了。
秋菊:恨他还给他洗衣服?
后窗户被急速敲响,铁匠悄声喊:快开门,有事说。
春梅:你是谁?
铁匠:我是铁匠。
春梅秋菊来到后门,从门逢里窥探,见只有铁匠一人,轻轻拉开门栓。
铁匠闪身进来:出事了,出事了。
春梅:怎么了?
铁匠:张桌叫鬼子带走了。
秋菊:啥时候的事?
铁匠:刚刚,他们从我门口路过。
春梅:天爷,到底还是犯鬼子手里了。

226、宪兵队。日。
周翻译在门外报告:报告!张桌带到。
小川一四郎热情相迎:进来进来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
周翻译拉着张桌:给皇军鞠躬!
小川:免礼免礼,朋友请坐。
张桌硬生生坐下。
小川亲自倒了一杯水送上:早听说张先生一身功夫出神入化,怎么样?我们合作,共建大东亚共荣。
张桌:太君见笑了,我啥也不会,只会睡女人,你这里要有睡不完的女人,我可以帮忙。
小川:好!我喜欢张先生的性格,只要我们合作,女人大大的有,花姑娘大大的有。
张桌:我真的啥本事没有,恐怕帮不了皇军。
小川:你的功夫就是大大的本事,张先生不必谦虚。
张桌:我能给皇军帮什么忙?
小川:维护社会治安,共建王道乐土。

227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一脸担忧:鬼子会给张桌动刑吗?
铁匠:大概不会。
秋菊:你不要给我们宽心。
铁匠:不是宽心,张桌不是被绑走的,像是被请去的。前一天,周翻译找我问过张桌,好像是想请张桌为鬼子做事。
春梅:给鬼子做事,就是汉奸,那他可真坏透了。
铁匠:不会不会,我了解张桌,他不会真给鬼子做事的。
秋菊:鬼子要逼他做呢?
铁匠:这个事再商量,现在是,你们千万别再露面,一旦叫鬼子发现,再查出你们是刘楼人,恐怕谁都难保。千万记住一条,没有桌弟和我的话,千万不敢出门。

228、归德府大酒店。晚。
小川一四郎设宴款待张桌,副官、周翻译及艺妓作陪。
小川:张先生,我们的合作,共建大东亚共荣,前途大大的,将是一片歌舞升平。
张桌:先喝酒,我们中国人讲究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小川:喝酒,张先生大大的爽快,我的很喜欢。
周翻译:张先生是性情中人,酒色财气,有独到体会。
张桌:每人先干四个,中国人讲究四季发财。
小川:吆嘻,四个的大大好。(带头干四杯。)
张桌紧跟四杯。
周翻译:我不胜酒力,不胜酒力。
张桌:太君,他的不够朋友。
小川一指周翻译:你的,四杯干了的。
周翻译勉强喝四杯,立马解衣扣擦眼镜坐立不安。
小川:张先生,我准备成立特务队,请你当队长。
张桌:队长小小的,我的要当就当大大的,当联队长。
小川哈哈大笑:我的,也想当联队长。

229、光复街小院。晚。
秋菊满脸不安:这会,鬼子还不知怎样逼桌哥呢。
春梅自我安慰:应该不会,铁匠大哥说了,张桌是被请去的。
秋菊:鬼子不逼他,会不会引诱他?
春梅:怎么引诱?
秋菊:用美女引诱,张桌不是就好这一口吗?
春梅咬起牙齿:他要真当了汉奸,咱立马就走,不住他的狗窝。

230、归德府大酒店。晚。
张桌:让我当队长也行,我有个条件。
小川:什么的条件?快快的讲。
张桌:我们再喝四杯。
小川:四杯的就四杯。(解开领扣连喝四杯):张先生海量的,我的不是对手,啊!怪不得,原来你是两个脑袋。
张桌:太君,大东亚共荣,我的感兴趣,不过,我想同时再搞个小乌龟共荣。
小川:小乌龟共荣?什么的干活。
张桌:我这人,最大的特长是能歌善舞,如果把你们皇宫里的女人都集中起来,让我当教头,我会把歌舞及床第功夫都亲传给她们,那是啥风光?肯定是花天酒地,颠鸾倒凤,声色犬马,歌舞升平,这就是小乌龟共荣,也是大大的大东亚共荣,大大的王道乐土。
小川摇头:这个的恐怕不行,我的无权作主。
张桌:不急,慢慢来,好事多磨,我们从长计议。

  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分享

  • 打赏

粉丝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