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觅涯网!让我们泛一页扁舟,文海觅涯!

孬三张桌

  • 作者: 雏鹰2018
  • 发表于: 2019-12-16 10:36
  • 字数:8376
  • 人气:608
  • 评论:0
  • 收藏:0
  • 点赞:0
  • 分享:

141、 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秋菊在院里洗衣服,愁眉不展,心事重重。
秋菊:姐,我一直心惊肉跳,咱们回家看看吧?
春梅:我也担心家里出事。趁张桌不在,咱们走。
张桌推门进院:想回刘楼?好啊,我不拦着。只是有一条,碰上小鬼子,再叫他们祸害一场。
春梅:大不了一死。
秋菊:就是死,也不愿躲在这里当缩头乌龟。
张桌:不想报仇了?
秋菊:当然想报仇。
张桌:想报仇就老实呆着,听自家男人安排。
春梅:你是谁家男人?
张桌进里屋换了一身黑色短打服,收拾亭当,再罩上一件大褂,准备出门。
秋菊:又要出去?
张桌:男人是外头人,就要去外头去干点事。
春梅:又去干坏事。
张桌:好事坏事得看谁说,等老子干完了,你们自会承认,谁是你家男人。

142、田老家祠堂。晚。
田兴爷怒气冲冲进门。
二孩喊声:师傅。
田兴爷没有答话。
英子:师傅,该吃饭了。
田兴爷:不吃了。

143、刘楼,鬼子帐篷。晚。
一骑兵跳下马冲进:报告,派出的侦察兵,被人打死在沙河里。
多田:什么?尸体在哪里?
骑兵:已带回。
多田冲出帐篷,检验地上的两具尸体,发现头骨已被震碎,惊叹:这是个内家高手干的。

144、田老家祠堂,西屋。晚。
讲台上,田兴爷怒发冲冠,义愤填膺:小鬼子来啦,中国人的苦难来啦。小鬼子毫无人性,简直是一帮犲狼!把个驼背老汉夹在两块门板中间,活活压死。畜生!狼心狗肺的畜生(猛一挥掌,把讲台打掉一角)
徒弟们整齐地坐在台下,大气不敢喘。

145、宋城,铁匠铺。晚。
张铁匠正在收家伙关门,见张桌来了,又把门打开。
张桌提着酒肉进门:还没吃晚饭吧?
铁匠:正准备做呢。
张桌摆上酒菜:别做了。借你的宝地,喝个高兴。
铁匠坐下:不是只喝酒吧?兄弟应该有事。
张桌倒上酒:是有事。
铁匠:说。
张桌:先不说,二哥猜猜?
铁匠:猜不着。
张桌:使劲猜。
铁匠:使劲也猜不着。不过今天,我倒是觉得今天有怪,整个宋城平静得出奇,一声枪响都没听到,这可是小鬼子来了以后从没有的事。
张桌:二哥已经猜出七八分了。今天我在宋城转了一圈,发现大车小辆,汽车摩托车都往刘楼那边开,一定是那边有大事,小鬼子顾不得城里了。
铁匠一惊:刘楼张庄仅一条宋河,刘楼出事,张庄也不得安生。兄弟打算咋办呢?
张桌:正是为这事,来请教二哥呢。
铁匠捊着下巴皱起眉头:老家那边真有事,你一个人去救,那是飞蛾扑火,引火烧身,也无济于事。
张桌:老子不干那蠢事,我想,有个故事是咋说的?就是,噢,就是叫小鬼子顾头不顾腚。
铁匠一拍大腿:围卫救赵!行啊兄弟,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,土匪也知道动脑筋了。
张桌:老子要做个有文化的土匪。

146、田老家祠堂,西屋。晚。
田兴爷忧心忡忡:狼来了,狼来了。
二孩一蹦而起:犲狼来了拿刀枪!
田兴爷:鬼子可不是善茬,心狠手辣。今天碰上两个,还真不能小瞧他们,没有多余动作,出手就是杀招。小桌子不知天高地厚,早晚要吃亏的。
英子:师傅还是牵挂他。
田兴爷:生他的气,是恨铁不成钢。毕竟跟了我五年,还真是放不下他。
二孩:听说他是因为娶媳妇被逼得,气昏了头。
田兴爷:跑到城里吃喝嫖赌呢?
英子:气极啦,破罐子破摔呗。
田兴爷:你们都有点替他说话。好啦,前面的不提啦,只要他知道看家护院,还算是条好狗。
英子惊喜:师傅准备认下师哥啦?
田兴爷:不,他是偶尔咬一下,还是忠心耿耿看家,再看看他的表现。

147、宋城宪兵司令部。晚。
小川一四郎拿着电话大吼:什么?两名侦察兵被杀,到处冒烟,怎么搞的?清查!认真清查!


148、宋城,归德面粉厂。晚。
画外音:归德面粉厂,其实就是个作坊,敞篷下,六盘石磨仅能供应千人吃面,却养了上万只老鼠。粮仓里,墙根下,鼠洞四通八达,鼠辈来往穿梭,门庭若市。
张桌提个鼠箱进门。
门卫:后生,要买面吗?白天来吧。
张桌:大爷,我不是买面。
门卫警惕起来:不是买面,晚上跑来干啥?
张桌举起鼠箱摇一摇:家里有人烫了手,想熬点鼠油,来你这逮几只老鼠。
门卫:好事啊,我们这里,简直老鼠成灾。你会逮吗?
张桌拍拍鼠箱:这东西一打开,鼠辈们自动往里钻.

149、光复街小院,东厢房里。晚。
秋菊:张桌神神秘秘地跑出去干啥去了。
春梅:他一脑子鬼注意,还真不好猜。
秋菊:肯定又去干坏事了。
春梅:不,我觉得,这话应该鬼子来讲。

150、宋城,鬼子宪兵队。晚。
四台卡车静静地停放院内。
两个卫兵俨然两根木桩。
张桌潜行到墙边,从地上拣起个小石子投向别处,石头落实声响,两个鬼子立即持枪朝石子追去。张桌闪身进门,弯腰钻进卡车下,从腰带上拔出剪刀,“咔叽咔叽”几声,剪断了油管子,汽油潺潺流出,漫了一地。

151、小川少佐办公室。晚。
小川对着地图畅想:从芦沟桥开始,大日本皇军的铁蹄把上海,南京,徐州相继荡平,武汉会战以后,大半个中国将划入大日本的版图。
小八郎:凭少佐的战略眼光,您该晋升中佐,甚至大佐。
小川自信地抖抖臂膀:那只是,时间问题。

152、宪兵队门外。晚。
张桌隐身墙角,注视着二楼小川办公室的灯光,悄悄骂道:狗日的,算计中国人,还真辛苦,老子给你加把火,助助兴。(把一瓶煤油倒进鼠箱,用火柴在箱口一点,随着“腾”地一声火起,老鼠们奋不顾身逃出,带着火苗,冲进院里,四处乱窜。汽车被引着,轰地一声燃起冲天大火)。

153、小川一朗办公室。晚。
小川闭着眼睛做着美梦。
大火突然光临,把窗外都映红了。
小川如梦方醒,一跃而起:啊!又冒烟了,快快的!快快的!灭火!

154、刘楼村西工地。日。
方四丈的大坑已挖下两米深。
民夫们在皮鞭、刺刀威逼下仍在挥镐扬锹。

155、乡间黄土路上。日。
鬼子的卡车车队满载着钢筋水泥呼啸驶过,车后,扬起一条黄色的土龙。

156、宋城,铁匠铺。日。
张桌进门。
铁匠:三弟来的正好,正要找你。
张桌:咋啦?
铁匠:咋啦?你惹了祸啦。
张桌:惹啥祸?
铁匠:你杀了七个鬼子,日本人不愿意,非逼着刘楼人说出是谁干的,没人说,结果,唉!
张桌:唉啥呢?说。
铁匠:惨呀,刘老汉被两块门板挤在中间,活活压死。
张桌:啊!真的?
铁匠:早上来赶集的乡亲说的,千真万确。
张桌青筋暴跳,一拳砸在桌子上:狗日的小鬼子,我得叫你加倍偿还!
铁匠:从一听说,我就恨得牙根疼。
张桌:这刘老汉,虽然最恨我,我还是为他痛心。
铁匠:他是族长,你老祸害他族里女人,他当然恨你。
张桌:所以,他恨我,我还要给他报仇。别的忙帮不上,谁要让我帮他耕田种地,我还真不行,杀人越货老子拿手。
铁匠:兄弟,哥就服你两条。
张桌:我还有两条好处?
铁匠:有,第一条,家仇国恨分得清。
张桌:唉,别给我戴高帽,我没那么好,但有一个原则,中国人欺负中国人,不管。小鬼子欺负中国人,不行!
铁匠:还有一条,事母至孝。
张桌:唉!老爹死得早,老娘把我拉扯大不容易,这一条啥时候不能忘。本来,想凭我的本事,让老娘享几年福,活个高寿呢,没想到,老娘又死在鬼子手里。
铁匠:这就是命,兄弟别再难过了。
张桌:不难过了,就剩下对鬼子的仇恨。刚才说替刘老汉报仇,实际上也是给我娘报仇。
铁匠:兄弟想咋干?
张桌:他们不是让刘老汉惨死吗?我让他们死得更惨。
铁匠:兄弟听我说,能缓缓吗?最少暂时别干啦,你一个人干不过他们,还惹得乡亲们受连累。
张桌大怒:放屁!我不干啦,小鬼子就能罢手吗?照样祸害人,干!日他八辈,我得大干!

157: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刘锁怯生生进门。
春梅:锁哥,你咋来啦?
刘锁:家里叫给张桌捎信,叫他别再祸害乡亲。
秋菊:家里出啥事啦?
刘锁:二叔叫鬼子用门板压死啦。
秋菊春梅抓住刘锁狠摇:你说什么?
刘锁深叹一声:唉!(抱住头蹲在地上。)
两个姑娘面向南跪地大哭:
爹!
二叔!

158、宋城铁匠铺。日。
铁匠:兄弟听我一句劝。
张桌:你说。
铁匠:真想把鬼子赶出去,还是得投八路,那才是正经。你一个人,单枪匹马,累死你也杀不完。
张桌:杀一个少一个,小鬼子能有多少人?
铁匠:有多少?光宋城住的,就有一百多号,你能杀完?累死你也不行。
张桌:我干嘛要杀完他?隔三叉五宰两个,寻个开心就完了。鬼子没了,再到哪里找刺激?
铁匠:你这想法不行,听人家八路咋说的?
张桌:别提八路,他们规矩太多。
铁匠:唉,我也劝不心里去。赶紧回家睡觉,养足精神,这一条能听吗?
张桌:这一回听你的。

159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张桌进门。
刘锁迎上去:桌弟,乡亲们叫给你捎话,别杀鬼子了。
张桌:怪事?老子杀鬼子,碍他们什么事?
刘锁:你杀一回鬼子,鬼子就祸害乡亲们一回。
张桌:我不杀鬼子,鬼子就不祸害他们了?
刘锁:能好一点吧。
张桌:废话。那是一群饿狼,个个眼睛冒绿光,你去给他们商量:我保证不吃你们,你们也别吃我好吗?窝囊废!老子看见你就来气,自己的女人叫鬼子遭蹋,都不敢反抗,还给鬼子作揖求情,你给他叩头也动不了他的善心,那帮畜生就没有善心。

160、宋城宪兵司令部,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两个鬼子兵立正听令。
小川一四郎指着地图:你们的,换上老百姓服装,守候在这里,张各庄,那里是通往刘楼的必经之路。瞪大眼睛,发现可疑人往刘楼去,拦截,查问,必要时,(手一挥作个下切动作)死啦死啦的!
两个鬼子兵:哈依!

161、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刘锁:兄弟骂得是,我就是窝囊废,一辈子胆小怕事,看见杀鸡的都头晕。
张桌:你自己说,你活得窝囊吗?
春梅:别说窝囊了,能不能想个法?别把账记在乡亲们头上。
张桌:我把账记给乡亲们啦?
秋菊:你谁都没记,就等于记给乡亲们了。
张桌:怪了事了。
秋菊:一点不怪,鬼子找不着对头,自然拿乡亲们出气。
张桌:保家卫国,还保出麻烦来了。
秋菊:不麻烦,你给鬼子注上落款,明码标价。
张桌:小鬼丫头!你是嫌老子死的慢不是?
秋菊:你别标真名,标,标个,独立大队。
张桌:好一个独立大队,匹马单枪,我可真独立。唉!能有个压寨夫人也好啊,你们俩谁愿意当?都愿意更好。
春梅:好说,只要你走正道,打鬼子,等把鬼子赶跑了,咱们再坐下来商量。
张桌:我想把你们俩都娶了。
秋菊:那得看你能杀多少鬼子。
张桌:我计划,宰他七八十个吧。
春梅:还要一辈子走正道,不干坏事。
张桌:这个任务,还真他娘的艰巨。

162、宋城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拿着电话:多田君,你的听明白,占领军司令部每天来电询问工程进展情况,此事关系重大,不可掉以轻心。
多田:哈依!
小川:工地周围,日夜站岗,严加防范。
多田:哈依!

163、光复街小院。晚。
张桌起床,洗脸,收拾行装。紧身黑衣扎装整齐,十二把飞刀插在宽腰带上,二十响手枪别在腚后,外面罩上长袍,扣上礼帽。踢脚蹬腿活动一番,感到满意。
春梅端上饭菜:多吃点,好有力气。
秋菊递上筷子:给。
张桌:给老子夹一块放嘴里。
秋菊把筷子朝桌上一拍:爱吃不吃。
春梅:正经点。去干正事,咋还嘻嘻哈哈的?
张桌:正什么经?不就是宰几个畜生吗?(拿个馒头掰开,夹上菜,三口两口吃下,拍拍手就走。)
春梅:就吃这一点?
张桌:干这事,不能吃多。

164、刘楼,鬼子帐篷。晚。
两个鬼子兵立正听令。
多田:夜里上岗,瞪大眼睛,不要放过任何风吹草动。
两个鬼子:哈依!
多田:发现可疑,先鸣枪示警。
两个鬼子:哈依!

165、宋城南门。晚。
四个鬼子兵持枪站岗。
张桌推自行车走近。
一鬼子拦住:哪里的干活?
张桌:回家。城里的干活,收工的回家。
鬼子:家在哪里?
张桌:西南的,毛固堆,火神台的过去就是。
鬼子:开路。
张桌一哈腰:哈依!(跳上车飞驰而去,到叉路口):老子不去西南去东南,看你狗日的咋着咱。

166、张各庄路口。晚。外。
两个农民装束的汉子蹲在路口,装着修自行车,眼睛不时环顾四周。

167、光复街小院。晚。
秋菊心事重重:张桌不会有麻烦吧?
春梅正擦桌子,停下想想:大概不会。
秋菊:路上,不会遇到坏人吧?
春梅:坏人?这世上还有比他张桌更坏的吗?他是坏人的师傅,师爷。

168、张各庄路口。晚。
张桌骑车下了大道上小道,嘴里哼着小曲:出门上正西,碰到个大闺女……
路边,一修车人立即站起:这个的,良民的不是。
另一修车人也站起:跟上去。

169、乡间黄土小道上。晚。
张桌骑车前面走。
两个骑车人远远跟着。
张桌回头瞅瞅:还有送行的吗?老子试试。(跳下车调头往回走)
两个汉子也调过头跟上。
张桌微微一笑,猛然大喝一声:王朝马汉!
后边两个骑车人一楞。
张桌又调过车头冲两个汉子而去,擦肩而过时,冲着两个汉子:娘那脚,小裹脚,像两个粽子差不多。
一个汉子一楞:什么的干活?小裹脚的粽子的是什么东西?
张桌:噢,真是两个狗日的。
另一汉子:八嘎!
张桌突然捂住肚子蹲下:不好,肚子疼。
一个汉子走近,假装关心:兄弟,怎么啦?我们送你去医院吧?
张桌猛然使个大背挎,将汉子扣翻在地,单膝砸向其胸口,汉子立马毙命。
另一汉子一惊,迅速拔出短刀。
张桌飞左脚踢飞短刀,右脚连环踢向敌咽喉。
汉子急后仰倒地打滚闪开。
张桌落地再跃起,一招饿虎扑食,双腿夹住敌脖子,一个急转身下坐,两条小腿把敌脖子锁断。
张桌站起身弹弹衣服,朝两个鬼子一乐:回你老家吧。(一手提起一个,将鬼子投进路边的一口枯井。)

170、刘楼村北,河滩上。夜。
张桌把自行车平放河滩上,脱下长袍塞进车兜里,露出一身黑色短打,猫腰往村里摸去。

171、刘楼,村头。夜。
村里一片漆黑,万籁俱寂。
村西工地,民夫挖下的大坑张着巨口。
坑边,油机发电机翁翁作响,一盏长明灯洒下一片昏黄的晕光,两个鬼子游动哨围着大坑来回巡逻。
张桌伏在暗影里,轻骂一声:娘的,两个哨兵不在一起,一下没法收拾两个,等等吧。

172、光复街小院,东厢房里。夜,
春梅铺开被子,准备睡觉。
秋菊:姐,你睡得着吗?
春梅:哪能睡着?心里呯呯直跳。
秋菊:牵挂张桌?
春梅:他一人独来独往的,连个帮手都没有。
秋菊:凭他的身手,应该没有事。只是,我不理解,他那么坏,应该给鬼子同流合污,他咋给鬼子干上了呢?
春梅:不是听你的话吗,想表现表现,讨你高兴,然后再娶你。
秋菊:娶你,他做梦都想娶你。
春梅:这个狗东西啊,叫人咋说呢?
秋菊低下头:他还想,娶俩呢。
春梅:做他的梦去吧。

173、刘楼,村西工地。夜。
油机值机员开门,“哗啦啦”小便。
张桌:娘的,那还有一个。
一哨兵打个哈欠,另一哨兵也跟着哈欠。
张桌轻轻骂声:娘的,你也困了?

174、光复街小院,东厢房里。
春梅秋菊裹着被子坐在床上。
秋菊:姐,我觉得张桌,不是那么可恨。
春梅:动心啦?那你嫁给他吧。
秋菊:是想叫你嫁给他。
春梅: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吧?
秋菊:凭他杀鬼子这一条,有多少毛病都能抵消了。
春梅:他要当了大英雄,你就做英雄媳妇。
秋菊:不,我喊你英雄嫂子。

175、刘楼,村西工地。夜。
两个鬼子哨兵绕着大坑转圈。
张桌抬头看看星星:是时侯了,娘的,老子不等了。
张桌猫身坑边土堆旁,趁一个鬼子走,轻扑过去,背后一个锁喉,接着扶着鬼子慢慢躺下。几个箭步冲向另一个鬼子。这鬼子仍低着头无精打采闷走,张桌掏出短刀,一下勒断鬼子的脖子。转身冲到油机房,拉开门,见值机员趴在工作台上睡觉,张桌的短刀一下将他钉在工作台上。出了油机房轻出一口气:又送走三个,回府。

176、光复街小院,东厢房里。
秋菊:他不会吃亏吧?
春梅:不会,不会,给你说多少遍了。
秋菊:我们干着急,一点也帮不了他。我们,要是男人多好啊。
春梅:我们要是男人,张桌恐怕不会让我们住这里。
秋菊:狗肚里只有狗主意。
春梅:这条狗啊,能看家护院,又不能让主人放心。
秋菊:我们跟他学功夫吧?
春梅:哪是一天两天能学成的?
秋菊:我发现,他柜子里藏的还有枪,我们学打枪吧?
春梅:我看见枪就害怕。
秋菊:看多了就不怕了,我给你拿去。
春梅:别动!当心走火。

177、刘楼,村西工地。夜。
张桌路过鬼子帐蓬,好奇心起:我瞧瞧,你们还能活多久?脸上该有煞气才对。(正要掀帐蓬门,听见里边有脚步声,张桌忙躲在黑影里。)
鬼子出门小便。
张桌悄悄说:小子,我本来没计划你,是你送死,怪不着老子。(飞身跃起,双臂交劲,鬼子的脖子应声而断,张桌先倒地上,撑住鬼子的身体慢慢放下):安息吧,狗日的。

178、宋城铁匠铺。夜。
雄鸡高歌,东方吐出鱼肚白。
张桌提着酒拎着烧鸡来到铁匠铺,悄声道:二哥,二哥,开门。
铁匠趿拉着鞋,披着衣服开门。
张桌把酒瓶朝铁匠举了举。
铁匠:这会喝酒?
张桌:这会才得喝,又干了四个。
铁匠:又干四个?
张桌:你得陪我高兴高兴。
铁匠收拾桌椅板凳:这小鬼子,在你手里,恁不经玩。
张桌:我正担心,把小鬼子干完了,咱还干谁去?
铁匠:哈哈,你这个货,啥事从你嘴里说出来,总是带着三分流气。

179、刘楼村西工地。晨。
四俱尸体摆在坑边。
多田小队长暴跳如雷,怪兽样的狂叫:可恶的支那人,杀给给!(看到两个早起的村民,掏出手枪一阵狂射。)

180、光复街小院。晨。
春梅在东厢房里做早饭。
堂屋东间卧室里,张桌倒头酣睡。
秋菊过去探探头,回到东厢房帮助烧火,自言自语:桌哥又忙了一夜。
春梅瞪大眼睛:你叫他什么?
秋菊红了脸,讪讪道:他比我们大,总不能喊弟弟吧。

181、刘楼,刘老汉家。日。
刘老汉的棺材冲门停在正房里,男男女女身着大孝。
孙老汉于老汉蹲在墙边吸旱烟袋。
于老汉:鬼子又死了四个。
孙老汉:咱庄又要大祸临头。
于老汉:鬼子小队长恼红了眼,一早上就乱枪打伤我们两个人。
孙老汉:伤两个能算完吗?
于老汉:不能完。
孙老汉:不用问,又是狗日的张桌干的好事。
于老汉:一定是他,这小子,还真是条好汉。
孙老汉:你说,他是干好事还是干坏事?
于老汉:当然是好事。
孙老汉:屁,我不这么想。鬼子是该杀,可你不能又杀鬼子又祸害乡亲。
于老汉:这个事嘛,我得给你好好说道说道。

182、刘楼村西工地。日。
一辆卡车驶近,小川一四郎跳下车,查看四具尸体。
多田介绍:手段极其残忍。
小川一四郎:看手法,是一人所为。
多田:一人所为?
小川一四郎:是一人。有目击者没有?
多田:夜里作案,上岗的全死,而且不用枪,全是近身格杀,其他人在睡觉,所以,没有目击者。
小川一四郎:这不是普通百姓干的,查,扩大搜索范围。
多田:哈依!

183、宋城宪兵司令部,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周翻译官毕恭毕敬。
小川一四郎:宋城,身怀武功的,有几人?
翻译官认真思索:宋城有功夫的,是有几个,不过都参加了八路,开到外线去了,城里,没听说再有谁会功夫的。
小川一四郎:不要马上回答,我要你下去摸底,调查。
翻译官:现在?
小川一四郎:马上。
翻译官:是!

184、宋城,青云街菜市。晨。
周翻译官带着鬼子宪兵及打手走街串巷,耀武扬威。
鬼子兵趁机又抢又拿,商户及菜贩叫苦不迭。

185、光复街小院。晨。
东厢房门前,春梅秋菊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。
张桌扣着扣子站在堂屋门口打个哈欠:媳妇们,忙呢。
秋菊:谁是你媳妇?
张桌:给我洗衣服,给我做饭,干的就是媳妇的活。
春梅:我们只当养条狗。
秋菊:希望这条狗能好好看家护院。
张桌:世上那么多好话,不能赏两句好听的吗?
春梅秋菊偷偷一笑。
张桌:好好守着家,我出去买点菜。
春梅:大白天的,别出去惹事。
张桌:那得看有没有人惹我。

186、青云街菜市。晨。
五行八作,叫卖声一片。
一老太太抱着两只乌鸡叫卖:乌鸡!乌鸡!上好的乌鸡!
周翻译官一拍小八郎的肩膀:太君,乌鸡炖王八,大大的补,来两只?
小八郎:吆嘻。
周翻译官从老太太手里夺过鸡,另一手摸摸鸡的胸脯大腿:这鸡够肥的,多少钱?
老太太:五万。
周翻译官:五万,先记着账,回头给你钱。
老太太一把夺回鸡:不中,现钱。
周翻译官又夺过鸡:不中也得中,吃你的是看得起你。敢给皇军要钱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老太太又要夺。
小八郎一瞪眼:八嘎!(伸手把老太太推倒在地)
老太太坐地大哭:强盗,天杀的,我就这两个值钱东西,这不是明抢吗。
张桌远远看到,几步冲上去,抓住周翻译官:周大翻译,好威风啊。
周翻译官:哎哟!是张大官人,我哪敢威风,这不是孝敬皇军吗。
张桌:皇军是该孝敬,我也想表示表示。(冲着小八郎一举拳头)皇军万岁!
小八郎高兴得大笑:吆嘻!你的,皇军的大大的朋友。
张桌转过身又抓住周翻译官:只是,最近手头有点紧,周大翻译借我几个钱?
周翻译官:张大官人能缺钱花?你这不是寒碜我吗?
张桌手上加劲:借不借?
周翻译官:放手,放手,我借,我借。(掏出钱包,仔细抽出两张)
张桌伸把夺过钱包:都拿来吧。(把钱掏空,又把钱包扔过去)
周翻译官大叫:张桌,你个王八蛋,抢到老子头上了。
张桌:就你吃得肥。
周翻译官直摇手:算我倒霉。
张桌来到老太太跟前,把钱塞给老太太:拿住,快走吧。
老太太双手作揖:好人,好人,我不能要恁多,我的鸡不值这么多钱。
张桌:快走吧,叫王八蛋追上了,又得把钱给你抢过来。
老太太捣着两只小脚慌慌张张而去。

187、光复街小院。晨。
张桌仰脸大笑:哈哈,那狗日的翻译官心疼得手直哆嗦。
春梅:他抢了老太太,你又抢了他。
秋菊: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

188、青云街菜市。日。
周翻译官惋惜的直摇头:出门碰上他,就像碰到个乌鸦,真他娘的倒了八辈子血霉。
小八郎:他的,什么的干活。
周翻译官:混世魔王,王八蛋一个。太君咋不替我做主?
小八郎:你们的关系,我的没兴趣。
周翻译官骂声不绝:这个王八蛋,这个挨刀的,(猛地一拍脑门)就是他!太君,我的被抢值了。
小八郎大笑:哈哈,你的,被抢高兴了?
周翻译官兴奋得直跺脚:小川少佐让我找的,就是他!

  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分享

  • 打赏

粉丝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