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觅涯网!让我们泛一页扁舟,文海觅涯!

孬三张桌

  • 作者: 雏鹰2018
  • 发表于: 2019-12-15 09:27
  • 字数:3665
  • 人气:605
  • 评论:0
  • 收藏:0
  • 点赞:0
  • 分享:

122、宋城。夜。
鬼子全城搜索,摩托车横冲直撞,砸门声,哭叫声连成一片。

123、光复街小院。夜。
春梅在东厢房铺了一张床。
秋菊携来被子褥子:狗东西,都是好东西,被子全是缎子的,他哪儿弄那么多钱?肯定不是劳动挣的。
春梅却是一脸担忧:他出去一天一夜里,不知怎么样了?
秋菊:担心了,心里还是放不下他。
春梅:死丫头。他是在刀尖上混日子,鬼子人多势众,他单身一人,万一有个闪失,
秋菊:你这一辈子指靠谁呀?
春梅扬手嗔怪:看我不撕烂你的嘴。
秋菊做个鬼脸逃开。

124、宋城南门。夜。
两个鬼子持枪站岗。
张桌把自行车放在路边,伏下身悄悄摸近,从腰里拨出两把飞刀,一甩手“嗖嗖”两声,飞刀直插敌咽喉。

125、铁匠铺。夜。
画外音:张铁匠一整天坐立不安,打了两炉铁,全部报废,根本没心干活,干脆家伙一扔,让徒弟回家,自已收工回房,连灯也不点,在窗下呆坐。
张桌提一瓶酒拎两只烧鸡敲门:二哥!二哥!开门。
铁匠开门让进:三弟哟,你可吓死我了,一天一夜都坐立不安。咋样?
张桌:咋样?又干掉九个。来,把东西摆上,喝两杯,庆祝庆祝。
铁匠:一出手就干掉九个?老天爷,你咋恁厉害?
张桌:本来宰四个,想着完成计划了,没想到惊动了大批鬼子,出动一队摩托追我。
铁匠:你咋脱身的?
张桌:我逃到御祭坟,八爷显灵,又帮我勒死三个。
铁匠目瞪口呆:八爷显灵?那不像关老爷显圣吗?
张桌:差不多。借八爷的威风,刚才进城门时感觉手痒,又干掉两个鬼子哨兵。

126、光复街小院。晨。
春梅炒了四个菜,摆上桌,又在柜子里找出一瓶洒,打开,倒上一杯,摆好筷子。
秋菊:你摆得怪好,他能回来吃吗?
春梅:该回来了,他总得吃饭,总得睡觉呀。
秋菊:那是个没尾巴鹰,不知又游荡哪里去了。
忽然,张桌猛地推开门,一身酒气,踉踉跄跄:媳妇们!想老子了吧?
春梅:该死的,去哪里了?让人担心死了。
张桌:替你们报仇去了,快来伺候老子。(说着,一头载倒床上,鼾声如雷。)

127、宋城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一朗一手拿电话,一手狠狠地砸在桌上:又有九个优秀的皇军士兵?不明不白的死了?一定找出凶手是谁!
多田拿着电话一并脚跟:哈依!
小川:石头人处,是第二现场,派兵监视。
多田:哈依!

128、刘楼,鬼子帐篷前。日。
鬼子列队集合。
多田小队长举着双拳暴跳如雷:袭击皇军的,心狠手辣,一定查出是谁干的!一定要查出!

129、刘老汉家小院。日。
各家的领头人在坐,俨然族里开会。刘锁被人叫来。
刘老汉:锁,我问你,昨天救你媳妇的是个什么人?
刘锁心里惭愧,不敢说实话:晚上,看,看不清楚。
刘老汉:他没说话吗?
刘锁:打鬼子时,一句话没说,很快,拳打脚踢一阵子,鬼子全倒下了。
刘老汉:打完鬼子呢?没给你说话吗?
刘锁:没,说,没。
刘老汉:别嘴里半截肚里半截,倒底说没说?
刘锁:说了,
刘老汉:说的啥?看你这个费劲。
刘锁:他打了我一巴掌,骂了我一句。
刘老汉:骂的啥?
刘锁:他骂我,不是个男人。
刘老汉:你听不出口音吗?
刘锁:他那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,真没注意他口音。不过,看身手,看个头,像是,像是张庄的张桌。
刘老汉:真是他?
刘锁:十有八九。
刘老汉一跺脚:这个狗日的,扫帚星,他给咱庄惹祸啦,惹下大祸啦。
刘锁:咋啦?
刘老汉:小鬼子死了七个人,能善罢干休吗?他们找不着张桌,还不得拿咱出气?
刘锁:真的?
刘老汉:各家都听好了,我再重复一遍,刘楼不准张桌进门,这个狗东西,来一回就给咱招一回灾。

130、刘楼村前,打谷场。日。
全体村民被驱赶到打谷场上。
地上横陈七具鬼子尸体。
周围鬼子荷枪实弹。
小队长多田横刀立目。
翻译官训话:谁杀了七个太君,说话!
村民哑口无言,一脸木纳。
多田:不说话,统统的死啦死啦的!
翻译官:太君说啦,不说,叫你们统统都死。

131、宋城,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一脸担忧:张桌不会给咱庄惹祸吧?
秋菊:不会吧?
春梅:鬼子吃了亏,肯定要报复,村里人又要遭殃。
秋菊:鬼子不吃亏,村里人少遭殃吗?

132、刘楼,打谷场。日。
多田大叫:不说的,死啦死啦的!(一挥手)
鬼子举枪朝人群乱射。
“啪啪”一阵枪响,十多人倒在血泊里。
刘老汉猛然越众而出,大喝一声:住手!我是族长,有啥事冲我来,跟族人没有牵扯,你们不能烂杀无辜。
多田一把揪住刘老汉的胸襟:吆嘻,你的,说话。
翻译官:队长让你说,昨晚是谁杀了太君?
刘老汉:我不知道。
翻译官:说实话。
刘老汉:是实话,这村里,除了老弱病残,就是一帮妇女孩子,谁能有本事杀太君?
翻译官:你知道是谁干的,说出来,太君有赏。
刘老汉:决不是本村人干的,大概是外来人。
多田:外来的,干嘛与皇军作对?
刘老汉:大概你们好事干得太多,大家都很感激。
多田:八嘎!
翻译官:我看你老东西是不想活了。

133、御祭坟神道,石人前。日。
田兴爷匆匆赶路,忽然发现地上血迹斑斑:八爷的灵地不能玷污了(捧土把血迹埋上,自言自语):桌子说八爷显灵,难首真的显灵了?看来是小鬼子作恶滔天,人神共愤。

134、刘楼,打谷场。日。
多田抓住刘老汉:你的,直起腰。
刘老汉:我直不起来,多少年了,就这样。
多田:你的不说实话,我的叫人把你的腰扳直。
刘老汉:扳直了还是这话,不是刘楼人干的。
多田:八嘎!(一挥手):拿门板。
两个小鬼子一人拿一块门板放在场中。
多田:让他的,躺门板上。
四个鬼子把刘老汉放翻,扯开四肢,人呈个大字躺在门板上,只是驼背先成支点,脑袋差一尺不挨门板。
多田:说话!
刘老汉怒目而视,大呼:刘楼人没惹你们!中国人没惹你们!

135、沙河桥。日。
田兴爷快步走上石板桥面,忽觉身后脚步急促,忙转身回视。
两个农民装束的汉子急追而来:站住!你的,什么人?
田兴爷:中国人,你是什么东西?咋不说人话?
一汉子大怒:八嘎!
田兴爷:噢,原来是小鬼子,不好好在你们小岛上喂王八,跑中国来干什么?
另一汉子:这个的,同伙的,拿下!
两个汉子手脚齐上,直扑田兴爷。
田兴爷:哟嗨!欺负我年老吗?看看狗东西有啥本事?(手摆两扇门,飞脚加入战团。)
一汉子飞身跃起,直取田兴爷面部。田兴爷后仰倒地,一招兔子蹬鹰将其踢飞,重重地摔在石板桥面上,疼得哇哇大叫。
田兴爷单腿乌龙搅柱,直立而起。
另一汉子趁田兴爷立足未稳,一记黑虎掏心直取中路。田兴爷架开来拳,脚下展开交箭步瞬间转向敌后,一掌印在敌后背,“嘣”地一声闷响,汉子前扑倒地,口吐鲜血。
两个汉子杀红了眼,嗖地一声拔出短刀,一前一后,将田兴爷夹在中间。
田兴爷:看来今天不能善罢甘休。(扯掉一层外衣,挽挽袖子,八字蹲桩,侧目以待。
两个汉子怪叫一声,同时跃起,扑向田兴爷。
田兴爷斜飞而起,待两个汉子撞个满怀,凌空而下,双掌力劈华山,将两汉子毙于掌下。紧跟着连挑两脚,两个汉子坠河而去。

136、刘楼,打谷场。日。
多田俯下身:老头的,说话?
刘老汉被按在床板上,双眼喷火:狗东西!欺负我老汉,算什么本事?
多田一挥手:压床板!帮他抻直。
刘老汉身上又压一块门板,四个鬼子一齐跳上门板。刘老汉在门板下大骂:天杀的鬼子!欺负老汉,你们不得好死!
多田一挥手,又有两个鬼子跳上门板。
刘老汉仍骂,只是声音受阻,已成悲鸣:鬼!鬼!不好死!死!
场上男男女女大叫:小鬼子!住手!
多田不为所动,再一挥手,又有两个鬼子跳上门板。
刘老汉一声惨叫:娘呀!
人群中大喊:
爷爷!
大叔!
天杀的鬼子,给你拼啦!
多田挥枪打倒两个领头人。
两块门板慢慢合拢,随着“咯嘣”一声沉闷的断裂,一股鲜血从门板逢里激射而出。

137、光复街小院,堂屋东间。日。
张桌在床上大叫一声,猛然坐起。
春梅在门外吓了一跳:咋啦这是?
秋菊:做恶梦了吧?
张桌满脸苍白,挂满汗水,坐在床上发楞。
春梅:怎么啦?
张桌:不好,我梦见鬼子正在刘楼杀人。
春梅秋菊同时吃惊:啊?

138、刘楼;打谷场。日。
场地中间,两块床板被鲜血染红。
鬼子兵横枪拦开愤怒的人群。
多田洋洋得意:好好欣赏吧,这就是与皇军作对的下场。
忽然,民间艺人谢瞎子冲进场中,他一手携鼓,一手愤怒敲击,声嘶力竭开骂:
小倭寇,莫凶狂
中华自有好儿朗
任你眼下跳得欢
秋后给你算总账

139、刘楼村外,黄土路上。日。
田兴老汉听到枪声及呐喊声,惊得一楞,立即朝着村内健步如飞。

140、刘楼,打谷场上。日。
谢瞎子手舞足蹈,口吐白沫:
中国从不惹别人
惹我没有好下场
远有卫青霍去病
近有英雄戚继光
炎黄子孙千千万
吐口唾沫成汪洋
岛国虾蟹不自量
炖了喝你王八汤
多田小队长大怒:八嘎!(挥枪击中谢瞎子)
谢瞎子全身一震,一口鲜血喷射而出。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骂出最后一句:小鬼子,我造你祖宗造你娘!(轰然倒地,双腿奋力一蹬,气绝身亡。手里的大鼓被高高抛起。)
于老汉怪叫一声冲入场内,接过大鼓,跳起脚开骂:小鬼子!我造你祖宗造你娘!我造你祖宗造你娘!
一名鬼子端起刺刀大叫:八嘎!(朝着于老汉突刺)
田兴老汉一个箭步冲上,左臂架开鬼子刺刀,右手把于老汉拦在身后。
于老汉怒气不消,仍跳脚大骂:我造你祖宗造你娘!
田兴老汉回身相劝:老哥,这不是办法。(拉起于老汉隐入人丛中。)
多田小队长一挥手:收队!
鬼子集合,跑步而去。
男男女女轰地一声冲进场地中央,掀开上面的床板,见刘老汉已被压成肉饼。
女人大哭:二叔!你死得惨呀!
汉子们大骂:天杀的小鬼子!我日你八辈!

  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分享

  • 打赏

粉丝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