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觅涯网!让我们泛一页扁舟,文海觅涯!

孬三张桌

  • 作者: 雏鹰2018
  • 发表于: 2019-12-12 09:45
  • 字数:9293
  • 人气:549
  • 评论:0
  • 收藏:0
  • 点赞:0
  • 分享:

41、宋城。日。外。
田兴带着英子和光头二孩走街串巷。

42、济南火车站。日。
下车的乘客摩肩接踵,熙熙攘攘。
张桌背着母亲出站。
猛然,有人大喊一嗓子:鬼子来啦!
出站的乘客像炸了窝,四散逃奔。
车站对面,小鬼子像蚂蟥一样盖地而来,枪炮大作,子弹打得像刮风。
张桌背起母亲就跑。

43、宋城。民安街。
刘老汉带着刘锁逢人打听。

44、济南郊外。日。
枪声越来越远了。
张桌直起腰刚要喘口气,忽然感到背上又湿又热,一低头,发现自己两只裤腿已被血染红了,张桌一惊,赶忙放下老娘,才发现娘背上中了三颗子弹,早已断气了。
张桌气红了眼,抱住老娘像狼一样嚎叫:小鬼子,我造你姥姥!必须给我娘偿命!

45、宋城,光复街小院。日。
春梅把一条床单撕碎,拧成绳,踩着凳子搭上房梁,把绳子套进脖子里,正准备踢倒凳子。
仙芝一阵风一样冲进来,抱住春梅的双腿大叫:小祖宗!小姑奶奶!你可不能死呀,你死了俺全家都得给你陪葬。

46、济南,鬼子帐篷外。夜。
两个鬼子持枪站岗,来回游动。
张桌嘴里咬着刀,匍匐前行,慢慢摸到近处,从地上拣起一颗石子投向鬼子身后。
两个鬼子听动静,叫一声:什么的干活?(端枪搜过去。)
张桌一跃而起,正劈反撩一气呵成,两颗人头落地。紧接着冲进一顶帐篷里,一顿砍瓜切菜,鲜血纷飞。
画外响起谢瞎子的大鼓书唱腔:
关羽千里起单骑
赵云孤身踹敌营
张飞大战长板坡
丁奉雪夜奋短兵
张僚威震逍遥津
马超单枪战葭萌
黄忠下山如猛虎
张郃枪起鬼神惊

47、宋城,光复街小院。夜。
春梅躺在床上,以泪洗面。
仙芝和言相劝:妹子,啥事得想开,可不敢走绝路。
春梅泣不成声:不走绝路,哪还有我的路呀?
仙芝:咱们女人,得认命。再说啦,被人抢来了,只能说咱命不好,命里有这一劫。又不是偷人养汉子,咱理不亏,也没啥丢人的。
春梅:这一辈子,谁还要我呀,我不如死了干净。
仙芝:可别这样想呀妹子,既然张桌把你抢来了,干脆就跟他过,这兄弟,论模样,也是没说的。
春梅:他是土匪呀。
仙芝陪着叹气:唉!这就是命,咱就认了吧。

48、济南,荒郊野外。夜。
一座新堆的小坟包孤孤单单。
张桌提着两颗人头摆到坟前,跪下,连叩四个响头,声泪俱下:娘呀!儿对不住您,带您出来躲关呢,没想到把命送在这里,是儿不孝呀。本来想,把您背回家,在祖坟安葬,可现在,到处打仗,小鬼子实在疯狂,您暂时在这歇着,等我杀一批鬼子,给您报了仇,再接您回家。(哭吧又是叩头)

49、宋城,光复街小院。晨。
女掌柜仙芝把春梅从床上硬扯起来:妹子,不能光在屋里闷着,越闷越不往好处想。走,姐陪你赶集买菜去,也算出去散散心。

50、青云街,菜市口。晨。
刘老汉背着手来来回回寻觅。
刘锁和铁旦逢人就问:大叔,见个姑娘吗?细长条,白净,俩大眼睛。
大叔摇头:没见过。
刘锁又拦住一中年女人:大婶,见个姑娘吗?细长条,白净,俩大眼睛,
大婶一瞪眼:细长条白净大眼睛的多啦。
仙芝陪着春梅刚走到菜市口。
刘老汉一眼盯上:在那里,快,拉走。
刘锁上前拉住春梅:妹子,你受苦了,咱快回家。
春梅挣扎:我不能回去,我没脸见人了。
刘老汉一瞪眼:再没脸见人,那也是家,回去!
仙芝突然变成一只母老虎,大叫一声扑过来:干什么?大白天就想抢人吗?你们是什么人?
刘老汉背起手理直气壮:我是她爹!你是啥人?
仙芝也理直气壮:我是俺妹子的姐!
铁蛋冲上前:你是哪里冒出的姐?
仙芝:你是哪里冒出的野人?
刘锁胆小怕事,给刘老汉悄悄说:二叔,咱是乡里人,在城里可闹腾不起呀。
刘老汉微微点头:铁蛋,缠住这个女人。刘锁先拉着你妹妹走。
仙芝一叉腰:走?往哪里走?
铁蛋也叉起腰:往家走,天王老子也管不住。
春梅小声哀求:爹,爹,不能这样。
刘老汉一瞪眼:不能哪样?还恋上土匪了?
春梅:不是。不是。
刘老汉:回家再说!走!
刘锁架起春梅就走。
仙芝抓住铁蛋的衣服大喊大叫:快来人啊!大白天抢人啦!救命啊!
围观的人越聚越多。
铁蛋:好男不给女斗,小爷不陪了。
仙芝抓住铁蛋的衣服死不松手:想走?没门!
铁蛋猛然低头,衣服被从头上抓脱,光着膀子撒腿就跑。
仙芝追了几步,眼见追不上,突然坐在地上咧嘴大哭:完啦!全完啦!妹子呀!你一走,俺全家可没活路了啊!

51、宋城火车站。日。
一列火车呼叫着进站。
张桌铁青着脸下车。

52、宋城,光复街小院。日。内。
张桌进门,屋里静悄悄的,桌上布满尘土。
张桌骂一声:娘的,倒底还是跑了。(转身冲出门去)

53、朱集餐馆。日。
张桌一脚踢开门,里面冷锅冷灶,人走房空,鸡屎遍地。张桌“呯”地一拳砸在桌子上:娘的!老子追到天边也得抓住你们!
铁匠一路小跑冲进门抓住张桌:兄弟呀!你可回来了。
张桌:出啥事了?
铁匠:刘老汉带人把春梅抢走了。
张桌:老子再去抢回来就是了。
铁匠:不中啊兄弟,你师傅已在刘楼安排了人,就等你上门呢。而且,城里也有人在找你。
张桌心里一惊:咋惊动他老人家了?

54、春香院。日。
风尘女小桃红殷勤伺候张桌喝花酒。
张桌醉眼惺忪,脖子软软的,直不起头。
画外音:老娘死了,媳妇跑了,张桌心灰到极点,天天借酒消愁,醉生梦死。
忽然有客人气急败坏冲进来,大呼:日本鬼子来了!日本鬼子来啦!快跑啊!
张桌抬起醉眼:日本鬼子是啥东西?

55、旷野。日。
日光暗淡,铁流滚滚,马蹄翻飞,日本鬼子如狼似虎。

56、刘楼,土地庙前。夜。
村里的青壮年一路小跑赶来集合。
区委周书记表情严肃,声音悲壮:乡亲们,日本鬼子杀过来了,他们侵占了我华北,华东,又向中原推进,下个目标就是武汉。武汉是中原重镇,武汉一丢,全国振动。咱们县委已经发布命令:中华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是亡国当顺民,还是拿起武器奋力抗争,正是考验每一个炎黄子孙的时候。
队伍里齐声呐喊:与鬼子血战到底!坚决把鬼子打出去!
周书记:好!这才是好男儿,好汉子。现在,主力部队已经开上去了。县委命令我们各地方武装、县大队、区小队、民兵,凡能拿起武器的,也要全部冲到前线去!

57、宋城,住日军宪兵司令部会议室。日。
日军中队、小队官佐正襟危坐。
宪兵司令小川一四郎少佐:三月二十三日至四月四日的台儿庄战役,我军投入三万人,支那军投入十一万,我们战败了。不幸的是,马上展开的武汉战役,我军最多能投入三十万人,而支那军,仅国军一方就可集结一百一十万,又是可怕的三比十一。另外,还有八路军、新四军及各地方武装,加起来,力量对比更加悬殊。不过也不必灰心,我们有空中优势,有德川好敏的航空队500余架飞机助战,胜利还是我们的。
台下齐呼:胜利属于大日本皇军!
小川一四郎走向地图:为了配合空军出航,派遣军司令部命令我们,要在飞机经过的航线上建高塔,安装霓虹灯,为夜航的飞行员提示最大标高。请看地图,根据坐标,本区建塔地点,就在宋城东南十五里处,刘楼!

58、刘楼村后,河滩上。日。
春梅秋菊两个姑娘在河滩上挖野菜。
春梅灰头土脸,粗布衣裤,毛蓝头巾罩头,像个小老太太。秋菊却是蒲柳之姿,小家碧玉,光鲜照人。
春梅:菊妹子,你还敢收拾这么光鲜?你不要命了?
秋菊:咋啦?
春梅:日本鬼子来啦,见了女人就像狼一样,让那帮畜生看到了,你就完了。
秋菊:今早上起晚了,忘了往脸上抹锅灰。
春梅抓了把黑土:快,把脸抹上。

59、黄土路上。日。
日本鬼子的卡车摩托车一路杀气腾腾而来。
沿途的百姓小孩哭、大人叫,像躲避瘟神一样四处逃奔。

60、河滩上。日。
春梅拉起秋菊:鬼子来啦!快跑!
秋菊:咱往哪跑?
春梅:往家跑!

61、刘楼村西,土地庙。日。
鬼子推房拆墙,佛像倾翻,一片狼籍。
刘老汉孙老汉于老汉领着村民赶来。
刘老汉摆着两手:使不得,使不得,惊了神仙,会遭报应了,老总行行好,行行好。
多田小队长:拆了土房,盖大楼,神仙会高兴的。
刘老汉:老总别开玩笑,亵渎神灵,要遭天打雷劈的。
多田:八嘎!死啦死啦的!
鬼子兵一轰而上,将百姓赶开。

62、宋城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少佐拿着电话:报告司令官,工程已经开工。是,一个月完成,一切为了武汉会战,明白,不会误了工期。

63、刘楼,村西工地。日。
鬼子的工程师拉皮尺测量,划线。命令抓来的民夫在线内挖坑。
躲在短墙后的百姓们瞪着不解的眼睛。
刘老汉:鬼子这是干嘛?
孙老汉:像是挖鱼塘。

64、村巷里。日。
春梅秋菊穿街走巷一路小跑,东躲西藏。

65、村后。日。
鬼子支帐蓬,埋锅造饭。
饮事兵一挥手:去,抓鸡,会餐的。
两个鬼子兵兴奋地一并脚跟:吆喜!

66、村巷里。日。外。
一队小鬼子砸门破户,抓鸡逮羊,赶得鸡飞狗跳。

67、磨房里。日。
春梅秋菊二姑娘趴在磨盘下,瞪着惊恐的眼睛,大气不敢喘。
一只可恶的公鸡飞奔而来,直冲磨房,也躲藏到磨盘下。
两个鬼子追进磨房,哈下腰抓鸡,发现了两位姑娘,一声怪叫:花姑娘!顶好顶好的。
叫声又招来一群鬼子,个个脸带淫邪,宽衣解带。
磨房里传出一阵阵惨叫:天杀的!畜生!
秋菊大喊:姐!姐!

68、村西工地。日。外。
民夫在鬼子的刺刀威逼下,奋力挖坑。

69、磨房里。日。
春梅秋菊蓬头垢面敞胸露怀,躺在地上像两具死尸。
四个小脚老太太抱着衣服进来,搂住俩姑娘大哭。
门外,老汉们大声叹气:唉!灾星罩头啊!
刘老汉咬牙切齿:天杀的小鬼子,我日你八辈!
孙老汉:挨千刀的小鬼子,畜生!狗日的畜生!
于老汉:别光骂啦,得想法子,快出去躲躲吧,这两个妮子不能在村里呆啦。
孙老汉:躲哪去?
于老汉:投亲靠友。
孙老汉:亲戚家就安全吗?天下乌鸦一般黑。
于老汉:反正要躲出去,在这里就是等死。
孙老汉:去宋城吧,那里人多,躲进几个人不显眼。
于老汉:要不,去城里投张桌?
孙老汉:投他?那才是逃出虎口,又进狼窝。
于老汉:再怎么说,张桌也是中国人。
刘老汉一瞪眼:住嘴!咱刘楼的妮子永远不许与张桌来往,咱刘楼也永远不许张桌进门!
于老汉讪讪:你是族长,听你的。

70、鬼子帐蓬外。晚。
多田:那两个花姑娘,顶顶的花。
俊男:怎么的花?
多田:这么说吧,见了她们,才知道什么叫女人,或者说,我们以前没见过女人。
俊男:胡说,你媳妇不是女人吗?
多田:我媳妇,那只是个雌性动物。
俊男:你一定带我去见见真正的女人。
多田:带你去,要不然,你白来世上走一回。
俊男:带上赖户君,苟日君
多田:吆稀,马上去。

71、磨房外。晚。
几个老汉仍在怒骂:老天咋不睁开眼,快灭了这帮畜生。
孙老汉:小鬼子该遭天打雷劈!
一小男孩飞跑过来:爷爷!奶奶!小鬼子又朝这边来啦。
孙老汉一咬牙:给狗日的拼啦!
于老汉赶紧抱住:拼什么拼?就咱这把老骨头,上去还不是送死。
刘老汉长叹一声:是啊!能打能跳的八路、民兵都开到前线去了,要不然,说啥也得血拼一场。
于老汉:别耽搁啦,叫妮子们快逃吧。
刘老汉:屋里的,叫妮子们快跑,从后门跑!
一老太太着急地朝门外问:往哪逃?
刘老汉一跺脚:逃出去再说!

72、乡间小路。晚。
两个姑娘跑得气喘嘘嘘。
秋菊语不成声:姐,姐,我实在跑不动了。
春梅:不能停,让鬼子追上了,就是死路一条。来,我扯着你。
秋菊:咱们往哪逃?
春梅:去宋城.
秋菊:去宋城?咱们找谁?
春梅:谁都不找.
秋菊:可,咱两眼一摸黑,谁都不认识,咋活呀?
春梅:长着两只手,还能饿死?

73、磨房里。晚。
刘老汉:各位先别走。
孙老汉:老族长还有事?
刘老汉:有。小鬼子来了,找不到俩妮子,肯定会从后门追出去,那样的话,妮子是跑不掉的。咱们在这呆着,想法拖住那帮畜生,能拖一会是一会。
孙老汉:怎么拖?
于老汉一拍脑门:我有办法,帮我找只女人鞋,快。
一老太太从磨盘下找出一只鞋递来:要鞋干啥?

74、胡同口。晚。
四个鬼子怪叫着冲过来。

75、磨房里。晚。
于老汉:快哭!(自己带头,蹲下身失声抱头):苦命的妮子哟!你走得太快了。
老头老太太纷纷效仿,哭成一团。
妮子呀!你扔下老人不管了,自己走了。
妮子吔!等俺卧床不起时,还指靠谁呀!
多田举着火把带人冲进院:什么的干活?
俊男:真正的女人在哪里?
于老汉哭丧着脸站起:老总呀,家门不幸呀,俩妮子投河自尽了,我们追到河边,只拣到这只鞋呀。
多田大怒:八嘎!刚才还活得好好的。
刘老汉一把扯住多田:就是被你这帮畜生遭踏了,没脸活了,才投的河呀。你赔我孩子,赔我孩子。
多田一把甩开刘老汉:八嘎!
俊男暴跳如雷:真正的女人在哪里?在哪里?不见到真正女人,我的死不甘心!(举起火把点着了房子。)
于老汉跳起来大喊:使不得!使不得!
俊男跳着脚大叫:烧光!统统的烧光!

76、河堤上。晚。
春梅秋菊趟过河,上了河堤,不见有人追来,松了口气。
秋菊:姐,咱休息一下喘口气吧。
春梅:好吧。(刚坐下,一扭身,发现刘楼火光冲天,惊得张大嘴巴):不好了,家里起火了。
秋菊:啊!咱快回去救火。(爬起来就往回跑。)
春梅一把抱住:你回去送死呀,千万不能回去。
秋菊跪地上失声痛哭:爷爷!奶奶!
春梅也跪下:爹!娘!

77:宋城。春香院。夜。
张桌与风尘女小桃红相偎喝酒。
小红:这里闷死了,我一天都不想呆。
张桌:老子陪你出去走走?
小红:走了永远不回来。
张桌:怎么?想让老子把你赎出去?

78、乡间小路上。夜。
春梅秋菊急急奔走。
秋菊欲言又止:姐,咱们……
春梅:有话直说。
秋菊:咱们去找张桌吧?
春梅:不找他。
秋菊:可,咱到宋城人生地不熟,再被人欺负咋办?
春梅:你是不是还想着张桌?
秋菊低下头:谁想他了。
春梅一拍脑门:噢,我想起了,前天张桌救过你,你感激他?想他了?想嫁给他吧?
秋菊咬着牙发恨:这个坏蛋王八蛋,想起他,我就心里“嗵嗵“直跳,又恨他,又想咬他一口。
   
79、宋城,菜市街。晨。
秋菊粗布衣裤,毛蓝头巾罩头,挑担找个摊位,放下菜担子,擦把汗,支摊子摆菜,嘴里吆喝:新鲜的菠菜,都来买呀,新鲜的菠菜。
突然,鬼子的摩托车唿地一声从旁边擦过,带起一阵风把秋菊的头巾吹跑了,露出如花似玉的脸庞。
后座上的鬼子见到秋菊,一下直了眼:花姑娘!(怪叫着跳下车朝秋菊扑来。)
开车的鬼子也调过车头冲向秋菊。
秋菊吓呆了,靠在墙边发抖。
忽然,一串自行车铃响,一阵冷风从秋菊身边掠过,秋菊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,那徒步的鬼子就大叫一声趴在地上不动了。几乎是同一时间,开车的鬼子脖子里一股红箭射出,脑袋一歪驾着车冲到路沟里去了。
 
80、乡间小道。夜。
秋菊:我迷迷糊糊地被人挟在腋下,好像进了个院子,进了屋,被扔到床上,像做梦一样。等我真正清醒时,已被张桌搂在怀里。
春梅惊讶:啊?救了你,又睡了你?
秋菊咬着牙:我没让他得逞,我又抓又咬,又喊又叫。
春梅:他还能治不服你?你能挣扎多久?
秋菊:他一脸凶像,咬着牙发狠:老子说过,要把刘楼的年轻女人睡一遍。我骂道,你这个畜生,春梅姐不嫁你算是对了。没想到他听了这话,突然像个泄气的皮球,一下子没了精神。
春梅惊问:真的?
秋菊:真的。他提上裤子摆摆手说,你走吧。
春梅:算他还有点人味。只是,整天在宋城鬼混,不知那点人味还能剩下多少?
秋菊:肯定比原来更坏。
春梅:但愿,他别忘了自己还是中国人。
 
81、宋城,包河桥上。日。
张桌长袍马褂,戴着墨镜,骑着自行车,车后带着浓妆艳抹的小桃红。
张桌骑着车大唱:太阳出来紫歪歪,呀紫歪歪,我驮着媳妇进城来,呀进城来,
小桃红一揪张桌的耳朵:多好的戏从你嘴里唱出来,都带着坏味。
张桌:坏味,好,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。
一辆三轮摩托车急驶而来,偏斗里的鬼子怀抱一卷图纸。驾车的鬼子看到小桃红,猛加油门,摩托车带起的风掀起了小桃红旗袍的下摆,车上的两个鬼子大声浪笑。
小桃红尖叫一声:噢!臭鬼子,专掀老娘的衣服。
张桌骂道:娘的,这是在中国,比他娘的在他家还放肆。
 
82、宋城,马道街。日。
商业街,商行、店铺、饭馆嶙次栉比。
春梅秋菊挨门相求:大叔,要打零工的吗?
大叔摇摇手:我是小本生意,请不起零工。
春梅:我们不要工钱,管饭就行。
大叔:真的请不起,你们到别家问问吧。
   
83、放映厅门口。日。
张桌停下车,掏出钱包交给小桃红:我去趟厕所,你去买票,再买点零食。
小桃红:再给你买包香烟。
张桌:小乖乖,真学乖了。
鬼子的三轮摩托“吱“地一声也停在厕所门前,两个鬼子跳下车冲进厕所。
张桌看着鬼子摩托咧嘴乐了:他娘的,真是冤家路窄呀,我得给狗日的开个玩笑。
小桃红:你要干什么?
张桌:前边是东风湖,有个急转弯,我让狗日的洗个澡,等着看热闹吧。(从身上摸出一把袖珍钳子,到摩托车边,找到刹车线,嘎哧剪断。来到小桃红身边):看着,一会这里比戏园子里面还好看。
两个鬼子从厕所里出来,跳上车加油门而去。到东风湖边,驾车鬼子急踩刹车,却没反应。
张桌喊一声:进去吧。
摩托车一头扎进湖里。
抱图纸的鬼子在水里挣扎着大叫:图纸!图纸!
张桌笑得找不着眼睛。
小桃红抱住张桌猛亲一口:死鬼,你真坏死了。
 
84、马道街鞋店。日。
春梅秋菊来到门前:大姨,您用零工吗?我俩手脚勤快。
女掌柜:我是真想用,可开不起工钱呀。
春梅:我们不要工钱,能学手艺就行。
女掌柜:我这算什么手艺?真的用不起,你们去别家问问吧。
春梅:谢谢大姨。
女掌柜:俩闺女真俊。
 
85、宪兵司令部,小川办公室。日。
小川摊开又湿又脏的图纸,上边的字迹已模糊一团,小川大骂:八嘎!(狠狠地搧了两个落汤鸡一阵耳光)
 
86、放影厅里。日。
张桌无心看银幕,自己捂着嘴偷笑。
小桃红:你笑什么?
张桌:想起那两只落汤鸡,实在忍不住。
 
87、宪兵司令部。日。
小川一四郎:刘楼工地已经开工,没有图纸,拿什么施工?
鬼子工程师低着头:是我失职。
小川:连夜加班,给我重绘一份。
鬼子工程师一并脚跟:哈依!
 
88、宋城饭店。日。
一个中等规模的餐馆,有十几张餐桌席位。
男掌柜掌匙。
两个女服务员端盘子送碗忙碌着。
女掌柜外号十里香,胖得无法无天,浑身流油,几乎把衣服涨破,可脸上的粉脂,好像比脂肪还厚。她在前台收费。
春梅秋菊怯生生进门。
十里香:俩姑娘想吃点啥?
秋菊:我们,我们,
春梅鼓起勇气说:大婶,我们帮你刷盘子洗碗吧?
十里香:已经有两个了,再顾不起小工了。
春梅:我们不要工钱,管吃饭就行。
十里香喜上眉梢:真的?
春梅秋菊点点头。
十里香:好,先去后厨洗菜吧,可不许偷懒啊。
春梅秋菊:谢谢大姨,我们会好好干活。
 
89:民安街。日。
张桌搂着小红漫步。
小桃红:桌哥,我真想,
张桌:想什么?
小桃红:真想给你长久过。
张桌:真想让老子把你赎出去?
小桃红点头:真想。
 
90、宋城饭店,后厨。晚。
春梅秋菊刷盘子洗碗,手脚不闲。
春梅:男掌柜看样像个厚道人。
秋菊:女掌柜可不像是省油的灯。
春梅:咱们小心侍候吧。
 
91、春香院,晚。
张桌与小桃红摆酒对饮。
小桃红:桌哥,妹妹对你这么痴心,还不明白?带我走吧,我跟你踏踏实实过日子。
张桌:过日子?我怕你给老子挣绿帽子。
 
92、宋城饭店,后厨。晚。
十里香来到后厨:俩姑娘干活挺麻利,人也长得整齐,一会去送个外卖。
春梅:啥叫外卖?
十里香:外卖是大城市的叫法,实际就是送饭菜。
秋菊:往哪送?
十里香:春香院。
秋菊:怎么走?
十里香:出门往正西,见十字路口左转,灯红酒绿的地方就是。
春梅:春香院是啥地方?
十里香:有钱人烧包的地方。
 
93、春香院。晚。
小桃红轻轻擦着鼻子:我知道你打心眼里瞧不起我,走这条路,我也是被逼无奈呀。
张桌一挥手:行啦,干你们这行的,都会念这套嗑,下面接着是,你爹娘死的早,一个哥不正混,吃喝嫖赌把家输个精光,只好把你卖窑子里抵账。
小桃红包着两眼泪:你别遭践人,我没有哥,是我爹吃喝嫖赌不正混。
张桌:你娘呢?也不心疼你?
小桃红:我娘整天挨打受气,才不敢管我爹。
张桌动了恻隐之心,把小桃红揽在怀里:好啦,以后跟着老子,再没人敢欺负你。
春梅秋菊提着食盒进门,一眼瞅见张桌正抱着女人鬼混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喊一声:狗东西!(把食盒一扔,揪住张桌劈头盖脸就打。)
张桌一下跳起来:疯啦!敢打老子。也?咋是你们?
春梅:你还是人吗?鬼子打到了家门口,杀人放火,坏事做尽,你却在这里鬼混。
秋菊咧嘴大哭:我们,都叫鬼子欺负了。
张桌眼睛瞪得像铃铛:什么?老子的女人他们也敢动?
春梅:谁是你的女人?(冲上来又要打)
张桌伸手抱住:老子把你抢过来,都没舍得动一指头,却叫那帮畜生遭踏了,老子非扒了他的皮!
春梅用力推开张桌:你要还是中国人,就该干点正事。
张桌:什么是正事?
秋菊:杀鬼子!报仇!
张桌狠狠地一跺脚:放心吧,他奶奶的,反了他啦,不杀他个天翻地覆,老子就不是张桌!
秋菊:发狠没有用,俺要看你的行动。
张桌:老子一口唾沫一颗钉!噢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走,先去我家。
春梅:我们是人,不住狗窝。(拉起秋菊就走)
 
94、民安街。晚。
春梅拉着秋菊愤愤疾走。
张桌在后面追:等一等,你们去哪里?
春梅:不用你管!
张桌:在城里人生地不熟,不投奔我,你们咋活?
秋菊:我们能养活自己。
张桌:噢,你们在替宋城饭店送外卖呀。
 
95、宋城饭店里。晚。
四个小鬼子开怀畅饮,肆无忌惮。店里僚僚几桌客人都躲得远远的。
两个女服务员端着盘子上菜。
鬼子一见,色心大盛,伸把扯过来,放在腿上:吆嘻,陪我们喝酒的干活。
女服务员吓得失声尖叫。
男掌柜的作揖求情:太君,太君,使不得,使不得。
一鬼子大叫一声:八嘎!(一把扯开了服务员的衣服)
十里香小跑过来,满脸堆笑:太君太君,这俩闺女是我亲戚,长得不好看,您要好这一口,等一会我给您找两个漂亮姑娘。
其他几桌客人扔下饭碗慌忙离席而去。
 
96、饭店门外。晚。
春梅秋菊赶回,看到里面鬼子正在撒野,吓得张大嘴巴。
张桌赶上来:这就是养活你们的在地方?进去吧,喂狼是准的。
 
97、饭店里。晚。
一鬼子揪住十里香:漂亮姑娘在哪里?快快的找来。
十里香:送外卖去了,一会就回来,太君先喝酒,边吃边等,边喝边等。
一鬼子:这两个的先陪着,等那两个的。
另三个鬼子喊一声:吆嘻。(朝两个姑娘身上乱摸。)
两个姑娘吓得大声喊叫:放手呀!救命啊!
 
98、饭店门外。晚。
张桌一脸坏笑:进去吧,正等你们呢。
春梅猛转身怒视着张桌:你还是人吗?
张桌:我咋不是人?
秋菊:看着中国人被欺负,还嘻皮笑脸,哪还有人味?
张桌:你们听我的吗?
春梅一跺脚:救人要紧!
张桌一把扯下春梅的围巾。
春梅一惊:干什么?
张桌用围巾包住头,仅露两只眼睛:看老子给你们唱一出钟馗打鬼。(跃身冲进饭店)
 
99、饭店里。晚。
一鬼子张着嘴,逼着一姑娘喂他。
姑娘挟着菜,手直哆嗦。
张桌像一阵风一样冲进来,夺过筷子一下全根插进鬼子嘴里:老子伺候你。
鬼子惨叫一声倒地,痛苦痉挛。
另三个鬼子喊一声:八嘎!(把张桌围上)
张桌一脚踢倒中间的鬼子,双手疾如闪电抓住另两个鬼子的咽喉,力运指尖,“噗“地一声,将两个鬼子的咽喉抓断。倒地的鬼子爬起身想跑,张桌一个虎扑抓住鬼子的一条腿,双臂交劲一下把鬼子抡了起来,突然一松手,鬼子像断线的风筝朝着墙壁射去,一声闷响,脑浆迸裂,血溅四壁。
十里香大喊大叫:不好啦!杀人啦!
张桌一个鱼跃龙门穿窗而去。
 
100、饭店外。晚。
春梅看得惊心动魄。
秋菊却有点陶醉:狗东西,杀鬼子的身手,还真够漂亮。
春梅:能从此走上正路才好。
张桌突然从黑影里蹿出,拉起春梅秋菊:快跑!
十里香追到门口大喊:杀人啦!杀人啦!
 
101、西街口,晚。
夜市,灯火通明,小商小贩叫卖声连成一片。
张桌在路上拦住一辆三轮车,车夫下车一看张桌身上手上沾满鲜血,吓得叫一声:娘也!(丢下车就跑)
张桌抢上一步扯下车夫的号衣,扣上车夫的毡帽,朝春梅秋菊弯腰一揖:媳妇们请上车!
 
102、宪兵司令部门口。晚。
鬼子的步兵、摩托兵冲出大门,一路杀气腾腾。
 
103、全胜街。晚。
张桌拉着三轮车飞奔,心里高兴,忍不住放声大唱:拉起那个媳妇回家乡呀,那个半路上,半路上再扯一身花衣裳。

  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分享

  • 打赏

粉丝动态